Search
  • One Kayak

[置顶] #小桥流水 2020-


我要开始在这里,温柔地灌一批水



2021.11.7

创作来自于观念还是技法?观念来自于理性和情感?

自然的底色是理性还是感性?

新水墨是用西方艺术、当代艺术的框架来审美,还是用中国传统笔墨来审美?


2021.11.4

古人写字有个先决条件就是家学和师友圈子,这决定了这辈子能过眼什么帖或者碑,还得有机会临习。这然后才说到个人的才华和勤奋。虽然有拓片和后来的印刷技术,还是善本难求。

今人能看到的东西,量实在太大了。汗牛充栋扑面而来。但能有造化看进去多深、get多少信息,也不好说。叹气。


2021. 11.1

The mystery of life isn't a problem to solve, but a reality to experience.

据说引自Dune原著,我没查看。


2021.10.31

猫儿在家里,不开灯,听西贝柳斯d小协,一个一个版本接茬儿听。


2021.10.30

我:等考完commercial pilot我就去玩一下glider,作为奖励!就像上回考完instrument的奖励是玩tailwheel。

am:就好像有人拿java写了一大堆,就奖励一本python教程。

我:…..

am:就好像你写了一大堆隶书,然后奖励一本小楷。

我:…..


2021.10.28

洛阳城里求方好,洛阳才子他乡老。


2021.10.23

三十年前的北京,这时节就要冬贮大白菜了。大卡车拉到楼门口的车棚旁,家家户户下楼领白菜。,一家一百斤。整整齐齐码成梯形,一跺一跺的,一长溜沿着单元门排过去。上面铺着黑色防水布,几个角用砖压着。等大人们都忙完上楼,我们几个小朋友就一跺一跺踩过去,连跑带跳。来回踩来回踩…

接茬儿就是发苹果,三大筐国光,厨房堆满地。把烂的挑出来做果酱,稍破点儿的进冰箱先吃,完好的留着过冬。

晾几日就下菜窖了。菜窖是挖好的,跟着房子分的。一家一个,沿楼西边儿的院墙排过去。圆铁皮盖子垫块砖,微微翘起一头来通风。铁链子拴着锁,但一般钥匙都插在上面。家家都是一百斤白菜一百斤苹果,没什么可偷的。


2021.10.21

有的字看着不觉得怎么着,写来就觉出好了。好比有的曲子听着不觉着怎么着,拿总谱读读或拿钢琴品视奏就觉出好了。


2021.10.17

我正才抄洛神赋,窦唯的新歌《大招》冷不丁pop up出来了。多么鬼魅,楚国气氛汇到一块儿了。这魂兮归来,和十月万圣节配一脸。


2021.10.16

这个时候可能不会再出伟大的书法家、诗人了。但这个时代有伟大的建筑师、导演。这些门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完成了从工匠职人到作者表达的艺术家的转变。下个时代会是什么门类?


2021.10.15

我:真是跟不上时代了,team里小盆友用slack/instagram/snapchat,生活里小盆友说起抖音像对暗号。我听了都一脸懵。

am:这是时代问题吗?用写诗和写字来和朋友社交,你这是朝代问题。

我:少来,你连朋友圈都不会用。


后儿问我娃的意见,看我要不要稍微花点心与时俱进一下什么的。她是这么安慰我的:你没有什么需要跟上时代的问题。I mean, well,given…你确定你是地球人么。

好吧你赢了。


2021.10.14

刚才猫出门了。门关得好好的,并没有风。这厮会自己拉把手了。

大半夜的,我和am一个坐在前门里看电脑,一个抱着被躺在后门里的沙发,等着看祖宗从哪个门还朝(巢),给祖宗接驾开门。

一小时后,逛回来了,站在玻璃外露着一小脸。赶紧洗澡吹风刷毛上跳蚤药吃饭,一顿操作…


2021.10.13

风冷荻花秋


2021.10.9

上礼拜偶然听到富特文格勒1947年5月27日贝五现场的录音,是朋友九十年代从他德国朋友手里的唱片翻录的。听了之后感触很多,就把我手有的5月25日版本和好多别的版本都重听了一下。但找不到5月27这个版本的cd,哪天去店里一张张翻应该是有的。


anyway,我想说的是,因着这个契机,这些天没日没夜地听了好多富特文格勒,今天看了电影Taking Sides。

这个剧本很适合拍成舞台剧,如果我设计的话:主舞台就是战后柏林在这个房间里美国军官和老富的三场对话;左边侧舞台设为战时音乐厅的化妆室,用于闪回;背后转台设战后柏林的美国大兵俱乐部;乐池放一整支管弦乐队,live投影背景上。贝五贯穿全剧,转台穿插大兵俱乐部的jazz。

叹气。叹气。唉。


2021.10.5

跟am说写诗,最浅白不过的写诗101是得讲个意象吧。比方说“你长得真美”,vs “你好像天边的晚霞”,vs“天边的晚霞在我的身边”。am听了点点头,看了我一眼,说“有一朵乌云在我身边/没完没了(叨叨叨)”。

我无言以对,只能说孺子可教[捂脸][捂脸]

求阴影面积


2021.9.29

和一个德国同事聊天,他用一个code word是depeche mode。我说我也挺喜欢这个乐队,他极为激动,然后就转向了长长的关于英国乐队的对话。最后我问他,有什么德国乐队推荐的。他说他很少听德国乐队,他们小镇出来的就有一个很有名的die toten hosen(死裤子),他觉得一般不过可以去听一下。

然后谈话就转向大选了…



2021.9.29

良辰吉日开新帖:张迁碑,慧远帖。


2021.9.29

听富特文格勒1947年的贝五录音,写赵孟頫的赤壁赋,配一脸。


又及,临帖子像听曲子,通临像直接视奏弹谱子,信息量大到排山倒海,幸福感强烈。


2021.9.26

昨天和队友玩一个拼字游戏,玩到眼睛疼。说起小时候做眼保健操的事,我竟然一节一节连名字带动作全都记得。队友上网翻到一个版本。刚放两个音,我就说,肯定不对啊,synth音儿都出来了,少说也到95后了,太没有80年代气质了。再找,找到个留声机女生字正腔圆的“为革命保护视力”,是队友小时候的版本。这版本只有四节,到了也没找到我小时候那个五节的版本。我自己喊着八拍做了一遍。病得不轻啊。

上学时候最恨做眼保健操,烦也烦死了。我总是把胳膊肘撑在一本开着的书上,手放在头上,垂着眼睛看书。一旦查操的值日生进教室了,我就双手在头顶上随便胡噜胡噜…


2021.9.23

发烧卧床,听着yo la tengo读emily dickinson,配一脸。


2021.9.19

技法决定走多远

审美决定高度


2021.9.18

我早婚早育。

在我娃学龄的时候,身边一班朋友都还是单身。在北京那几年,老同学、同事、朋友,聚在一起二三十人。我自小是个不爱热闹不爱牵头的人,可那几年性情打不通。夜夜笙歌、攒局。我是存着私心的,想大伙儿都凑成一对一对。我喜欢的人,一直在一起,也就可以和我一直在一起。

筵席岂有不散的道理呢?

我离开北京也有十年了。朋友们在这些年里,陆陆续续成了家、生了娃、不少有了二娃三娃,娃娃们也到学龄了。回头看,我在的那几年,竟然一对也没凑成。


2021.9.9

我差点儿成了一个作家、数学家、记者、中学老师、精算师、吉他手、马术师、帆船手、中医师、古琴师、占星师、翻译、出版人、哲学家、咖啡师、鼓手、书法家、飞行员… 差点儿的意思就是不只是想想而已。只是想想而已的还有更长的清单。

差点儿的意思是要往前再走一步,就做成职业。差点儿的意思是,没做成职业,反正就是mediocre吧。


2021.9.8

Progressive Rock就是够倒霉的。他们自己觉得自己在做各种尝试,推进艺术新边界,但搞硬摇的觉得这远离rocker精神、太繁复太傲慢。搞古典乐的觉得这显然太流行。然后1970末迎头碰上朋克,又受到朋克的猛烈抨击。


2021.9.7

有没有不真诚的创作者?当然。太多了。媚俗的、媚雅的,都有。听者能不能听到一个东西形式繁复就说人家zhuangbility?其实不太能。优美不代表不深刻,繁复不代表不深刻。

不能见到一个人长篇累牍就觉得人家不发自肺腑。不能见到progressive rock写二三十分钟的大曲子,把古典乐也装进来,就说人家不真诚。

Dylan不真诚吗?他拿起电吉他在1965 New Port民谣音乐节表演,被民谣老辈儿骂死了,Dylan气得写了绝交歌Positively 4th Street ——别tm站在我的立场说话再骂我啊,你可以说你不接受,但不能说我不真诚。

总之就想说,可以站在自己的立场说我不喜欢、我听不懂、我不接受,都没问题。但不能站在别人的立场替别人说话,指责别人不真诚,指责别人装。


2021.9.4

每临小楷总不免怀疑人生。既没有王位要继承,也没有状元要考取,更没有宝哥哥等着我替他写功课免得挨打。干嘛这么劳神跟自己过不去啊。


2021.9.2

最近上了个摇滚乐研究的课,还挺有助于我了解美国社会。比如1950年代,仍是种族隔离的环境,大批乡村人口北上去芝加哥、底特律那些工业城市打工,南方黑人R&B和中产白人/major labels推的mainstream pop的对撞融合,大城市的pub、regional radios、indie labels… 之前听音乐的时候,不会想这么多。

然后又上了个英伦摇滚的课… 把曼城、Bristol、伦敦不同区研究研究也有意思,还有战后的工党和保守党之争,来自不同阶层的小孩儿做出不同的乐队风格。

然后又上了一个勋伯格的音分课…教授还给放个bonus视频,是他去勋伯格在modling旧居拍的,有一架ibach的钢琴,还弹来着。

咱们这代人小时候,接触好音乐都是堆在一块儿来的,几十年的好东西一批打口带一起就来了。像我这样长大了才听音乐的人,更是几百年的好东西都挤在一起来了,特别幸福。现在放到各自的历史环境里再去审视,更有意思了。


反正就像老鼠掉进米仓里一样幸福。

这是我最近在忙的事儿。


2021.8.31

Paradise is this life, when we ultimately equalize and quiet the inner and outer, at deathbed, and walk through the door in peace of eternity.


2021.8.31

边看机械芭蕾边听坂本龙一的未来派野狼,也是配一脸。


2021.8.29

写碑和听西贝柳斯配一脸。


2021.8.28

买gesha豆的季节每天在各家roaster网站溜达,好幸福。巴拿马翡翠庄园官网可以直接下单啦,最近全世界包邮。见下图。gesha的鼻祖啊,2003以来蝉联好多年杯测冠军。

现在gesha名气太大,到处都卖。不少还号称翡翠庄园gesha豆,竟然让用户自选roasting profile,自选grind level…当真要磨成粉给寄来啊…暴殄天物。好比上拍买个几十万的普洱,回来全给做珍珠奶茶了…..


2021.8.26

对于瓦格纳来说,管弦乐队就是一切。用纯器乐奏出戏剧。歌词只是提示和线索。


2021.8.25

需要明确,当我批评一个政权,并不代表我赞成另一个政权,即使这两个政权表现出对立或敌对。事实上,很有可能我对这两个政权都批评。更有可能的是,我早已陷入了怀疑主义的圈落或虚无主义的迷惘。


你可以批评我不是上进的好青年(本来就不上进、不好,也不是青年),但不能莫须有地指责我支持某个政权,因为这不合逻辑。


2021.8.24

听古典音乐,理性让人叹为观止。


2021.8.23

听音乐如何入门?把巴赫、莫扎特、贝多芬三个人打底,最好把一生作品按时间顺序(不一定是作品编号序列)听完,一手拿着谱子,学有余力还可以背谱。

把小学考级乐理复习一遍,忘了什么找补找补,做一些和弦转位和转调练习,学有余力还可以做一些对位联系。

把现代、浪漫、新古典有选择地听一部分。这个量太大,根据偏好选择吧。听摇滚的也不要错过ragtime,落脚到jazz,再听一部分古早的节奏布鲁斯。

把古琴、西塔琴、吉他、钢琴什么翻出来,家里有什么算什么吧。能代表不同调律的乐器最好,把各种调式音阶摸一遍,包括民族五声、日本都节音阶、jazz音阶,学有余力的摸一下波斯音阶和印度音阶。回过头来把渐进调性、无调性、微分音程分析分析。

订好本地symphony季票,订好音乐节vip lounge,再给metopera捐点钱....

...下面可以看器材了...

论HiFi发烧友入门的自我修养。


2021.8.22

(讲个段子)

如果你还是有闲钱,器材的终极是搬家。

搬到核电站旁,买块地,盖个房。精妙设计铺设电路,房间声学设计不用说了,那都是101。最好还是搬到南极,因为声音污染靠空气传播,要找到全地球最清冽无污染的空气,效果立马提升三耳朵的。


2021.8.22

是很羡慕那种直觉直给的人啊,比如am就是,小孩子大都是,上来就能欣赏,直接就能装东西扔东西。而我是那种只好先依靠理性建立框架的人,如果没做好抽屉就很难装东西。好在我有很大的容忍度,不教条,抽屉可以messy,可以里里外外都是东西,但没有第一步的框架做拐棍儿,是很难入门的。

之后的挑战就在于如何判断自己是在背“说明书”(艺术史和艺评),还是在“真的”欣赏,笑。

所幸年纪越大越好了,而不是越差,这点值得高兴。


2021.8.21

拼音打王羲之“笔势论”,打出来个“鄙视链”。妈呀真的是鄙视链,古今第一天王,鄙视你没带商量的。


小楷一日不写就会生疏。这就是我不想开始锻炼的理由,一旦开始,就日日复日日,没个尽头。一日不练就长肉。虽然本来也长肉。


2021.8.20

古人审美高级啊。书法里,说谁的字用“漂亮”二字,也和骂人差不多了。


对了,明代二沈的馆阁体,据说朱棣

看了赞叹道,这是我朝的王羲之啊。可见当局审美是本朝艺术水准的天花板


2021.8.19

为了想法儿对治我的字的巴洛克气质,把平时很少听的浪漫主义掏出来了。写字的时候听,试试疗效如何。


2021.8.19

唉我真啰嗦,其实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你不能借了为我好之名就侮辱我的智商啊。


2021.8.19

原来不写字、只看展看拍的时候,特擅长品头论足,宋以降那是轻易入不了法眼。

自己写了字,随便拎出个啥啥,那都是法帖;谁谁,那都是高山仰止。


2021.8.18

偶然听了一些宁波话和上海话的歌,很有意思啊。好像什么方言都比普通话有歌唱性。不过也不一定,可能就是因为听不懂,关掉了一部分大脑,更能感性地体验。如果欣赏大篆,反正看不出来是什么字儿,可以把精力放在抽象和感性层面。当然了,本来普通话就是没什么歌唱性。


2021.8.18

一转眼,在朋友圈乱说乱话有十年了。前儿,为找张旧照片,翻了翻以前的帖子,注意到以前不曾留意的转折点,是在五年前。原本以为2013就转了,其实并没有,那时发帖子还是没心没肺,傻玩傻蹦哒,直到2016。各种局势在变,间或还忍不住发过些言论和时评,写拙劣的小作文。后来觉得实在磨合不出来,停了朋友圈几个月,并没有拉黑人,只是不更。到2017年末再更新,就明显地开始躺平,继而进入装死状态,是鲁迅说的低头看着黄泉“装出死相”的装死。

现在回头看来,转折是很明显的。


躲进小楼成一统,只讲诗花吃画飞。

anyway,吃化肥….


2021.8.16

和孩子一起看展,深有体会。她那儿才是在看画(当她没在看手机的时候)。我在干嘛呢?敢情我在那儿背说明书。没出声儿,背给自己听。艺术史背得那叫一个溜儿,从古埃及一路走到后现代,大珠小珠串成串儿。你别说,还挺愉悦的,乐此不疲。可到了了,有个毛线用。

好在没有显摆的毛病,没背给别人听,还算有救。下面,就是要学着,向孩子靠拢。


2021.8.9

i一年多没出本,总算来趟纽约,算是进城了。本着少食多餐的原则(避免报复性看展把自己累死):去了四趟MET,两趟MOMA,两趟Whitney,一趟Guggenheim,一趟Rubin… 外加晚上无事就随俗看了梵高灯光秀,谁让百老汇最早要九月中才能开始。


2021.7.27

目前按有趣程度排序:Diamond DA40,Cirrus SR22T,SR22,SR20,Citabria 7GCAA/7ECA,Cessna 182RG,182,172。个人喜好啦。

182真的能忍而且很实用,172实在是没法说什么。Tailwheel确实很有趣。接下来一年半的bucket list:glider,直升机,bonanza,commercial。


2021.7.26

几个练字儿的人聊天简直乐死了。鼓励为主各种彩虹p,比如“这个捺真是王羲之啊”。当然间或也有贬损,比如说字不够高古:“你这个字一展开,就像是昨天写的!”“对就是昨天写的。”“金石气没有啊,你这是崭崭亮的不锈钢。”比如说串帖了:“这个戈钩,颜真卿跑出来了。”云云。


还有一句诛心的:向上兼容可以,比如写楷书带着篆隶,叫做有古意。当要是写汉隶带出唐楷了,叫什么,就叫“俗”。


还有一句虽然客气也是很扎心了:你这个字漂亮啊,就是太漂亮了,不太颜真卿了。妈呀,临的就是颜真卿,漂亮有什么用,漂亮能当饭吃…


2021.7.22

大千世界、平行宇宙、命定与随机。在智慧之外,唯一解是慈悲。

推开门缝,自以为窥到秘密时,唯一的出路是选择当下善良。


2021.7.10

大三去一个国学公益组织做义工,被安排去附近的西苑小学带晨读三字经和论语。后来被安排去北大附中教选修课,讲中国文学史专题。具体流程想不起来了,应该是有提交教案和试讲,否则校方怎么放心把几十个学生交给我呢。

后来做过许多不同的工作,现在想来,最快乐也最安心的莫过于给一班青年学生上课。座下有老实睁眼专注听的,有埋头记笔记的,有眼里闪着狡黠的光提问抬杠的。睡觉的倒没有,也许因为是选修课,来的大抵是自愿的。

想想好笑,那时我还是一个青年,比台下学生大三四岁。一本正经地站在讲台上,一本正经地被人叫老师。开始还有点窘迫,后来熟悉了,侃侃而谈就放松了。

掌握课堂节奏的秘诀是转身板书,管理课堂互动的秘诀是提问,时而是简单文本问题,时而是发散问题和批判性讨论,时而请学生提问。那时的我,当老师是有点无师自通的,没走这条路真可惜。


2021.7.8

许久不锻炼,天热懒得跑步,先恢复走路。边走边找音频节目来听。已听十几集许子东的《重读鲁迅》系列,讲得不错,跑来安利一下。我对鲁迅的文本算很熟,从初中开始读全集,读到如今,也曾上过一学期钱理群的《鲁迅研究》。如今许子东是按人民文学出的全集,次序讲,大段读原文。对文本不熟悉的也可听听。许子东有老派媒体人的分寸感和幽默感,该说的话都说了,借古喻今的都点到了,娓娓道来,擦边球儿打得溜儿。走路时听人讲鲁迅,那是越走越绝望,可每每又看到一点希望的微光。天黑了,往家走,现前便是鲁迅爱用的意象——黑暗里的一条白色的路。


读到这段笑死了(因为我一向懒听音频视频,所以没听两日便改读许子东的文稿了)。


大意是徐志摩试图调停鲁迅与陈源的笔战,称双方都是“负有指导青年责任的前辈”。鲁迅笔战刻薄出了名,一个重要技巧就是把常人所用的正面词汇污名化,比方说“负有指导青年责任的前辈”,这本是一个推崇的话,鲁迅加一个引号再加一个“之流”,这下好了,这个称呼大家以后就不敢用,用了以后就是骂人了。有时候太重的字,你以为是恭维其实是骂人。

许子东说,他学校有位老师为了推荐另外一位老师的功劳,说他学术功绩光芒四射,也许他本人是好意,可是旁人听了以后觉得好像是在骂人。又如今天说的“公知”。公共知识分子本来应该受人尊重,余英时说中国士大夫要感时忧国才能做知识分子,否则读书再多,不问天下事就是“专业人士”。而且知识本来就是公共的,你怎么做一个私人知识分子呢?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公共知识分子被缩写成“公知”,再加上引号就成骂人话了。


前几日在南加,席间来了朋友的朋友,先前疫情期间我一直没见过的。朋友向来人介绍我,说,这是xx的色艺俱佳的太太。我听了觉着像借着喝多了骂人。笑shi了。



2021.7.6.

余华好可爱。他说,写《兄弟》时,我本想写一部伟大的小说,出版后大获批评,从此打消了写一部伟大小说的想法。出版《兄弟》时,我还犯了一个极为愚蠢的错误,就是到处去解释。后来出版《第七天》和《文城》,我就不再解释了。——梁文道/余华访谈,十分真诚而质朴的谈话。


2021.6.18

队友擅养猫。目前家里有四只,一只吃饼干,一只吃饼干加罐头,一只吃固定的四五样菜,还有一只吃素。四只猫的吃饭时间和内容都不太一样。下月队友要回公司上班了,四只猫面面相觑,互相谁喂谁呢以后?


2021.6.14

这世上的事,越探索新疆界,就越了解自己的渺小和局限。既幸福又忧伤。想想就和谈恋爱一样。


2021.6.11

我这么爱吃的一个人,已经对吃饭兴趣殆尽。十五个月,在家吃饭已经烦死了,外卖能买回来的实在乏善可陈。只想找个干干净净的地方,最好是个凉凉快快的小院儿,安安静静地坐着,不用摆桌不用刷碗,吹着凉风看着水,不刷手机,踏踏实实吃几个既不油又不生的精美小菜。要是在北京选择就多了:去京兆尹是对我最方便的选择,全素不用挑菜。别家也可以,长安壹号吃两个凉菜一碗炸酱面不要酱,1949吃“烤鸭”(i.e.荷叶饼卷黄瓜),安曼颐和茶厅吃一盘pesto意面或者中餐厅吃一碗碧粳米饭随便炒个菜,芾林酒阁吃炒豆芽和葡萄干酸奶,历家菜太肉了但可以吃芥末墩,许仙楼,唐廊,梧桐…….回家吃婆婆炒的水芹菜,公公炒的茭白,我妈炒的茄子青椒丝,我爸拌的老虎菜,虽然他们都不及我会做饭,但不管谁,随便给我拌一个心里美萝卜呢。细如发丝,盐糖醋香油比例恰好,白糖还没化顶在头上看得见吃起来不觉得甜…怎么都是好的,只要别让我自己切!


2021.6.10

Pilots know how TO fly airplanes

Aeronautical Engineers know HOW airplanes fly.

Seldom do the twain meet.”

by Dr. Rogers


2021.6.9

我:你高考去了哪个考场?

队友:一零一

我:是北京人吗?

队友:why?

我:难道不叫幺零幺?

队友:。。。。


2021.6.9

1)扬州人爱吃烫干丝远胜于大煮干丝。

2)扬州炒饭是什么东东?

两句话说明你是扬州人。


2021.6.6

旧年写诗有一句“京都旧友今何在”。朋友答“大多堵在五环外”。


2021.6.5

早起忽然想到开飞机和骑马的相似之处,都是要quiet your hands, step on your feet

心法啊。


2021.6.4

人与人之间除了生离与死别,并无第三种结局


2021.6.3

在写一个上世纪末北京初夏的中篇,故事行进着,没有punch line。纠结了几天。嗨,这不是现成的punch line。


2021.6.2

前几日正想起要重看一下《太阳照常升起》,刚巧听到有人放久石让写的那段动机,周末就找来看了一下。陈冲和孔维两个演员选得真好,还觉出她俩有点像。姜文下放那段,一个镜头是坐在拖拉机上,暖色阳光照在头巾上,后面是窄道、树叶和尘土,人半仰着脸。我说啊我get到陈冲的颜了,过一会儿才觉出是孔维。形式来说,意象满天飞,隐喻挂满树,镜头充满诗意,是很姜文的;但三大段的结构(两端平行,一段倒叙)有点太工整,不如后来的自如和成熟,欠一点火候。内容来说,固然是好,但不如早期的那么磅礴的真诚,比方《阳光灿烂的日子》,那是活生生地打动姜文自己也打动别人的,《太阳》就欠一点。当然这是以姜文的标准要求姜文。就像诺兰的电影要以诺兰的标准来要求一样。两位都是很会拍商业片的才子,属于站着把钱挣了的那种,金线到了,钱也挣了。虽然《太阳》赔惨了,但后来挣回来了。


2021.6.1

“我将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动,无边的爱却自灵魂深处泛滥。”兰波


2021.6.1

初夏的午后,正在切茭白,忽听到戈尔登堡。队友翻出我万年不听老cd,边听边说,古代权贵听听现场演奏确实不错啊。我说,要是古代权贵,岂止听现场,要巴赫和莫扎特现场写新曲子给我。


2021.5.31

躺到一日,再泡几日病号,待遇相当可以。老舍诚不我欺3。被花式投喂天价茭白——新鲜茭白,以及Frittata,绿豆粥,冷中华,荞麦面,紫薯。尽管如此,铲屎还是我的份例,打死没人替。发着烧也要爬起来,爬也要爬去铲。


2021.5.29

应着给我上房看山写诗的名儿,买了一架梯子。实际用途是去年我花了俩礼拜清gutter,今年又清了一遍gutter并装了gutter网,这下一劳永逸。不断干农活儿的夏天。


2021.5.28

要珍惜每次卷个头发出门儿的机会。想想过去一年别说化妆了,连脸都不怎么洗。


2021.5.28

去约会或者见喜欢的人,习惯穿一身儿黑,打扮也要看着不像打扮。最大限度地给自己回旋的地步,以此获得自信和安全感。

大概就像大学时代理工男见女神,故意穿着破文化衫短裤和三天的袜子,打完球不洗澡就去,比较容易自信满满。

这样就算确认对方不喜欢自己,也觉得还好。可以跟自己说无所谓的,反正也没努力。不敢all in。预备好随时转身,拂袖而去(落荒而逃、夹着尾巴逃跑)。


2021.5.28

大张旗鼓过一暗黑儿童节


2021.5.28

小时候换季总发烧。在床上用力睁眼,躺在黑洞洞里看天花板微微的反光。不敢闭眼,因为难受到觉得一闭眼睡下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So far每次都醒过来了。


2021.5.27

上一次队友这么爱加班,还是和我做同事。最近废寝忘食得不可思议。这么无聊的工作,我想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和同事谈恋爱啦。


2021.5.24

良辰吉日,开贴乙瑛碑。


2021.5.24

读书不带目的性,就离有文化不远了。

孔子说的,“君子不器”。


202.5.23

还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小时候目不识丁听新闻,以为“约旦”和“西岸”是两个地名儿。


212021.5.22

古人发朋友圈立人设也是耐人寻味,比如董其昌写帖子先来一句“久不作狂草”,其实他是每天写。是不是像现在人发图前先来一句“好久不发自拍”,或者“好久不写诗”,其实...


2021.5.22

高中两年天文课,就算全还给老师了,听了球面几何第一课“三角形内角和大于180度”,足可以改变一生。比观测木卫二、土星光环,还能改变一生。


20215.21

“若不是因为你所爱之人居住其中,这个宇宙没什么大不了的。”霍金

换句话说,就是“人生值得”。



2021.5.21

“我只希望你和我好,互不猜忌,也互不称誉,安如平日,你和我说话就像对自己说话一样,我和你说话也像对自己说话一样。”王小波


2021.5.17

“伊拉斯谟最看重的是理性,最痛恨的是狂热。因为狂热会伤害理性,任何形式的狂热,无论是宗教的、民族的、还是哲学的。他憎恶任何表现形式的盲从;他憎恶骨固执、有偏见的人,不管他们是披着教士的法衣还是教授的礼服;他憎恶任何阶级和种族的狂热分子——这些人要求别人对他们的主张点头称是,对不和自己心意的看法则视为异端邪说。“

茨威格《一个古老的梦——伊拉斯谟传》


2021.5.15

队友看着我,摇摇头说,这世上还真是有人活到老、学到老。


2021.5.15

下笔莫要有怯。


2021.5.14

“在达到哲学的单纯之前,需先穿过复杂的哲学思辨丛林。人往往需要说很多话,然后才能归入潜默。”

冯友兰


2021.5.13

乱世里读哲学是慰藉。


2021.5.13

我们有权利说出自己的立场,还有责任说出这个立场背后的道理和理由和事实基础。


2021.5.12

一个人怎么才能既诚诚恳恳地承认自己真的很平凡一普通人儿,又能自信快乐满满地觉得自己其实挺不错滴。


“Part of me suspects that I‘m a loser, and the other part of me thinks I’m God Almighty.” – John Lennon


“I was a troubled kid. I felt like an outsider. I didn‘t feel like I belonged, especially in the classroom. I just wish that I would have been more secure.” – Hilary Swank


“If I make a fool of myself, who cares? I’m not frightened by anyone’s perception of me.” – Angelina Jolie who has a childhood full of self-harming, having trouble connecting with others, having an eating disorder....But she eventually overcame...


2021.5.12

High achievement can never cure low self-esteem.


2021.5.

看一本古早飞机书,看图纸,什么烦恼也没有了。


82021.5.6

好领导要成就人。


成就别人和取悦别人是有区别的。取悦别人的本质是想着怎么让别人喜欢我,表面上是取悦别人,其实还是尽想着这个小我,而且根源往往是low self-esteem及缺乏安全感。


成就别人是带着一条船成功地开到目的地,帮助船上的每个人也都直接或间接地/全部或部分地实现目的。有人可能发现线路不合适中途下船,也会有人因为线路合适或者信任船长而中途上传,有人可能为了目的地,有人可能为了沿途风景,有人可能为了船上饭好吃。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都不一样,但没有人喜欢失败是肯定的。


当船长的,少想想谁谁喜欢不喜欢自己,多把航程线路目的地和船员及乘客的愿望放在心里,付诸实现。以及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愿望。Be assertive.


2021.5.6

从想着如何能取悦别人,达到别人的标准(好孩子、好学生、好员工),到想明白自己要成就什么、要对这个组织做出什么改变、一步步推下去。这是职业发展的重大一步,从员工到领导不可绕过的一课,不论年龄、职称。所谓leadership。


2021.5.5

整理旧文档看到了2004-2005备份的一批短信和MSN聊天记录。不太齐全,只言片语。简直像大白天见了鬼。好像去阁楼找东西撞见了自己。

最惊悚的是,发现自己这些年没什么变化,一点长进也没有。


2021.5.5

“别人都小心谨慎地活着,只有姐姐你天马行空。”

发小这样说我。


2021.5.4

”余春只有二三日,烂醉恨无千百场“

陆游


2021.5.5

写旧诗,还是吃老本儿童子功,这么多年也没长进,也不知道怎么推陈出新。

写新诗,履历和沉淀还是有意义的,年纪大了,意象更丰富,审美更高级。


2021.4.28

目测情绪相当不稳定。


2021.4.26

刚准备熬夜,想到眼霜挺贵的,还是睡吧。

(一本正经讲段子)


2021.4.24

八大的字,章法里看神采。


2021.4.21

Dante是一匹老马。人和动物之间的信任感没什么来由的,看一眼就可以。它只有给我骑才canter,我只有骑它才敢跳障碍。训练后,卸除辔头鞍鞯,有时牵根绳子带它去山坡吃草、放风儿。几年前,Dante退休了,我也没再骑马。


2021.4.14

三月初三,宜洗澡。


2021.4.7

智慧断除烦恼。


2021.4.6

摘回一点点香椿,只够拌一口豆腐。


2021.4.3

寒食节,摘艾草,做青团。


2021.4.2

浮生半日,被花式投喂。


2021.4.1

中年人谈恋爱,好像老房子着了火。


2021.3.31

只有洛杉矶才有的Ed Ruscha红。


2021.3.25

闺蜜给寄的书空运到了。运费贵过书价。从所谓人不如猫系列进步到千金买一笑系列。


2021.3.24

趁风平浪静去Truckee买个外卖。

”即便夜乘小舟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世说新语》


2021.3.22

研了一池子墨,拔腿就跑,玩到天黑才回来。是贾宝玉没错了。


2021.3.17

朋友看我写墨汁是看不下去了,赠好墨二锭,叫我不要懒。


2021.3.12

居家隔离一整年。


2021.3.10

不觉听了一个晚上超载。看到一个好笑的段子,如果高旗往流行摇滚再走一步,早就是半壁江山了。

发现忙起来要听小时候听的歌,容易升起学霸的氛围。


2021.3.5

晒柿饼时,讲好了,要积满糖霜,吃到来年芒种。


2021.3.4

读杜诗,写颜体,断除妍媚浮华气。


2021.3.3

中年步入老年的标志,不再晒娃,主打晒猫晒字儿。


2021.2.28

察幽微处,惊心动魄,险象环生。

(看帖)


2021.2.25

飞行员之间送礼物,互相送一些希望永远也用不上的东东。

(emergency equipment...)


2021.2.25

晨起浮一大白。

(卡布奇诺)


2021.2.9

每试一个新机型,都如同初恋。


2021.1.27

”要承认自己是有限的,自己的逻辑是有限的,自己的理性是有限的,自己的阅读是有限的。“”整个人就是在偏见之中。这一生就是在走出偏见。“


2021.1.23

苏东坡评黄庭坚书法:”鲁直以平等观作欹倚字,以真实相出游戏.法,以磊落人书细碎事。“


2021.1.22

我今天又像一只獾一样在瓜田里奔跑了。


2020.12.26

快满月了,状态不好。

(月亮满月,不是我满月)


2020.12.4

赶上一个雾蒙蒙的天儿,沿金门桥北上,去了趟Napa。


2020.11.30

新的一轮居家令开始。


2020.11.18

读几篇张中行、黄苗子笔下的王世襄,就觉得眼下一点烦心事也不算什么了。


2020.11.14

一个不会写字画画弹琴的咖啡师傅不是个好飞行员。


2020.11.18

赠友人一别号。我说,要是古代,就封地给你了,今天只好纸上画饼。

好像只有年代是局限,倒没觉得自己个儿帝王身份是问题(捂脸)。


2020.10.15

想念去SFMoMA看展的日子。想念一年去三次日本的日子。


2020.10.7

二十岁生日,re上未名BBS十大。

如今,吃一碗细面。


2020.10.3

白猫浮绿水


2020.9.16

秋分之前,最后的绣球。


2020.9.14

看《球状闪电》

看《信条》写评论


2020.9.8

天色橘黄,不知山火过去没。提前到达火星。


2020.7.10

读了一些二冬的山居笔记,我的文字实在太无趣了。也无法可想,只有躺平了再写下去。


2021.6.21

队友从农夫市集买回来一些玫瑰花,说颜色叫做”巴黎古着“。我还真是无言以对。


2020.6.15

“佛法从缘起/如来如是说/彼法因缘尽/是大沙门说。”


2020.6.14

听一晚上杜普雷,越听越郁闷。


2020.6.8

只要见色,便是见到真心。

众生见色相,从未见到真心。


2020.6.4

“假如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

村上春树


2020.6.2

山海经、庄子一路走到世说新语、佛经汉译,以此打底,不愁没有好的文字。清末民初,日语词汇引入还不算很坏。再往后,西方文法再引入是真的坏了。


2020.5.23

写诗《纪念日》纪念Memorial Day。10,000


2020.5.28

一个月学完Harvard X "Buddhism through Its Scriptures"。如果没有时间限制,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书非借不能读也。


2020.5.24

梯子到了,不能浪费了天光。上屋顶看山写诗。


2020.5.23

傍晚过去一朵云,又掉了几个点儿。今年雨季还没过去么。翻出旧年写的就文字,如今再也没有那些岁月静x了。


2020.5.19

“长是江南逢此日,满城烟雨熟枇杷。”

小满


2020.5.18

中国历史上有四个帝王因为失败而变成囚徒。本来处于人生的最高点,突然走向人生的最低点,其落差之大,无与伦比。在此落差中,四个帝王表现出四种境界。

一是蜀王刘禅,263年他向曹魏投降被俘,“乐不思蜀”。好日子得过且过。属于“动物境界”。

二是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完成复国大业。他算是有志气,但其境界也只是功利境界。

三是宋徽宗,被金兵俘虏后仍然赋诗作词,基调只有个人的故国之思,亡国之痛。虽不像刘禅那么昏庸,也不像勾践那么激烈,但其境界,只算是道德境界。

李后主则不同,他的诗词连着天下人的疾苦,如王国维云,宋道君不过自道身世之戚,后主则俨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其大小固不同矣。这是“天地境界”。

思想的追求最终应是境界的追求。思想应当走出个人的悲欢(个人主义),也应走出国家的兴亡(民族主义),更应走出党派的得失,只像释迦、基督那样,反思的应是在时代风雨变幻中自己的道德责任与良心责任。

读刘再复《五史自传》


2020.5.14

上礼拜不知道怎么想起来晒被子,把被芯们晒了一天还打了一遍。结果睡得特别好。这么多年用烘干机都没晒过东西,真是浪费了好阳光。这礼拜又巴巴地把被子抱出去,过几分钟下雨了


2020.5.14

期中小论文题目如下。我瑟瑟发抖地想,还好只是旁听....

You will do this in an essay that uses some of the interpretive tools and perspectives of this class to interpret a passage from the autobiography of one of the most admired modern Thai monks, Phra Ajaan Lee.

One issue we have been stressing in the course is that religions are internally diverse and that by looking at how Buddhists have approached their scriptures, we can see that diversity is part of the scriptures themselves.

Please use the paragraphs below as the basis of an essay in which you persuade someone else that the described incident teaches us something very important about how Buddhists see their scriptures and as a result, it teaches us something very important about the internal diversity of Buddhist scriptures and the Buddhist world itself.



2020.5.13

重读纸牌的秘密、随园食单。读王朔。


2020.5.10

后山Hakone Gardens终于开门了。随处可见“保持社交距离”的标牌。游园线路和上下山用箭头和拦线做成单行,避免对面相遇。游客全部戴口罩。

今年妥妥地错过了樱花季,不过看到了紫藤的尾巴。下月再来看紫阳花。


2020.5.9

给娃讲了中文怎么对仗,一本正经地说:“两个黄鹂鸣翠鸟,一行白鹭上青天。”

队友惊着了,“鸣什么?”

我:“翠鸟啊!”

老年痴呆了....得吃药。


2020.5.5

邻家一只黑猫,学名Black,独眼。早年在布鲁克林的大街上打拼,三岁被主人领养,在公寓楼里鄄了五年,随主人搬到加州农村再次解放了天性。每日大摇大摆遛狗。憨厚的金毛低头在前,五米开外主人低头边走边玩手机,再十米开外是Black,昂首挺胸威风十足。此一务之余便成日价闲逛,晚上五点回家开饭。最近常来临幸我家后院。今日细看,原来来在吃我种的艾草。舔舔嘴纵身一跃,七尺篱笆不在话下。立夏也知养生,不当大哥许多年。


2020.5.3

学日语才了解到鲁迅也是把许多日语词汇带入白话文,比如直面。日语对现代汉语影响至深,不仅词汇,而且是文法和语言架构的底层建筑。


2020.5.3

按普通读者的水平来说,我最熟读的除了红楼梦就是鲁迅。可以说这两个宝库建筑了我的白话文语言结构和审美体系。


2020.5.2

“这种个人的无知和偏见并不可怕。关键在于你有没有反思和学习的能力与愿望。愿望往往比能力更重要,因为要否定自己从小到大根深蒂固的想法,承认自己的无知和错误,需要相当大的勇气,而且这不仅仅是一个孤立想法的问题,拔出萝卜带出泥,你会发现几乎所有方面的认知都会出现失调,整个三观可能都需要推倒重塑,而在谎言被揭开之后,下面往往还是谎言,要对抗这种层累的谎言,需要大量的阅读和思考,需要终生的学习,这个过程中的迷茫和痛苦,怎么说也不为过。”徐公子


2020.4.28

周末散步看到的,小镇上关了月余的星巴克开业了。大门口横陈一张柜台。新流程是手机点单,大柜台上自取。


2020.4.27

快校庆了,一路看一路笑。

“北大就是有这样的精神魅力,吸引着一批批的失败人士。这里不想再举过多例子证明北大人的失败和傻逼,清华人的成功和精明。因为北大人的失败是立体的、全方位的,绝对不仅仅局限在商界。历史上,虽然马克思主义最早在北大传播,但是北大人也没能搭上这班列车。李大钊1927年死于北洋军阀之手,陈独秀1929年被自己一手创立的党开除党籍,北大正牌毕业生张国焘一辈子没斗过图书管理员...北大人似乎总喜欢搞个大新闻,按交大著名毕业生的说法是,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历史上几次著名的大新闻都是北大人搞出来的。搞大新闻的本质是模式创新,是体制革命而非技术革命。从这个角度看,北大倒是与区块链不谋而合。“

程春晓


2020.4.24

“春和景明 天朗气清 和风送暖 杨柳依依。”

阿甲《石头汤》


2020.4.23

凌晨一点多了我们俩还都在加班,沙发上东倒西歪地抱着电脑。一只猫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最近疫情好像大家上班都更忙了,是因为没得玩么


2020.3.28

恰似我们昏庸而怯懦的生活。


2020.3.25

开始几天,猫见大伙儿从早到晚都在家,跟着特兴奋,作息都改了。白天醒着乱跑,晚上一起睡。 这几天,猫终于觉出这伙人是不打算出门了,好烦呐。于是恢复了白天睡觉,躲到房子最远的角落的衣帽间的尽头,睡在隔板下面的筐里了。


2020.3.25

居家令开始。



前情可见 2013-2020 1992-2012


#吉光片羽 敝帚自珍

42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