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One Kayak

#小桥流水 2013-2020

Updated: Jun 10

1992-2012 后文 2020-


我要开始在这里,温柔地灌一批水


2020.3.23

去年去了三次日本,今年计划好再去三次。二月行程早已取消,之后也遥遥无期。几周前还想着什么时候能出去玩,而现在有吃有喝,有书可读,有家可回,有床可睡,已是幸事。暂且还有工作,还能上学,竟还能早晚放风二次。

而一切或翻云覆雨之间,展眼灰飞烟灭。


2020.3.19

下一天小雨,打伞出门放风,顺便走到小镇考察考察店家的状况。关闭的店门上各自贴着告示,一一读过去。村头星巴克挂着手写字条,说本店员工都去三英里外另一家店集中营业,欢迎惠顾。两家常去的本地小咖啡馆都歇业了。高级餐馆和专业机构基本也歇业。糕饼店有两家开着,写着仅限外卖。银行和UPS都开着,很长的告示写明如有症状应当采取的一系列步骤。

行来只碰到一次路人,白人太太和印度先生,也带着孩子。远远便惺惺相惜地笑了,谨慎地保持着六尺距离,快经过时不约而同大声问好,有点尴尬地笑笑,仿佛比平时路人相见更热情些。


2020.3.18

“没人确知未来几周将发生什么,但是我们知道COVID-19正在考验每个人的善良和慷慨;考验我们能否超越小我的利益和局限;考验我们能否尽力而为,展现出自己最善的一面,并付诸行动。这个世界充满复杂和困惑,愿我们以智慧和尊严前行。” 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考


2020.3.16

围观小镇群里聊天:上午旧金山和湾区几个郡宣布Shelter-in-Place。一人说,我冰箱还没塞满心里不踏。又一人说,我是冰箱太小了,心里不踏实。第三人说,先去买个冰箱。

昨天跟我小姑通话,她传授一些在北京一个多月不怎么下楼的经验。核心秘诀是,大部分生鲜都能买到,到底售罄断货的只有两样,火锅底料和酵母。因为大家在家做饭闷了就吃火锅,另外在家闷了就发面蒸包子.....这个我还真想不到。

大伙儿都在秀大屏幕双屏幕投影啊什么的,远程办公设备齐全。我想说键盘被猫踩着啥屏幕也白搭



2020.3.13

想着古汉语和古日语的美,包括古白话文也那么精炼生动,便难免对现代语文的欧化有点叹息。可时至今日,早无退路可走。在英语世界待久了,中文武功全废,越来越说都不会话了。只得下点功夫把日语研究清楚,把拉丁文捡回来。看得来路,方能前行。



2020.3.9

潘小美潘小花来家一周年。加了个罐头。

感谢你们选择了我们家,给我们机会,和你们在一起。



2020.2.16 清晨的黑牛奶我们傍晚喝

我们中午早上喝我们夜里喝我们喝呀喝

我们在空中掘墓躺着挺宽敞

那房子里的人他玩蛇他写信

他写信当暮色降临德国你金发的马格丽特

他写信走出屋星光闪烁他吹口哨召回猎犬

...

保罗策兰《死亡赋格》

北岛译


2020.2.14

情人节,收到一朵菜花。


2020.2.7

一路听宋冬野,下车前正唱《嘿裤衩儿》。随手递过去个口罩,说,“快戴裤衩儿”。


2020.2.6

中学时要求全文背诵。听说今天的孩子语文课本已经看不到鲁迅了。


2020.1.13

听梁文道是因为欣赏他的三观,可以听得出他的坚持,也有他的妥协,有底线而知进退,点到为止恰如其分,这种得体,虽可说是老道媒体人的职业素养,但也是我们成长的土壤里不常见的,可以见贤思齐。


2020.1.12

听高晓松,并不是他粉丝,是因为成长背景和经历都相似,看世界的角度相似,优点和缺点么也相似。亲切好得像和少时朋友聊天,可以娱乐,亦可鉴照自省。


2020.1.5

“二十年代北京的第一场雪”


2019.12.20

”福报是一种能力。有没有福报不用问别人,只需看自己的心是处于欲望中还是自在中。“

宗萨仁波切


2019.12.13

记得我妈站在的确良蝴蝶窗帘旁,迎着午后的阳光,展着试卷,满面笑容跟我爸说,哎呀咱们家孩子竟然知道试卷做完一面还得翻另一面。


2019.12.5

清早从机场开车进城,左行还有点不习惯。娃在后座倒时差睡觉。刚从城西贴边儿到了使馆区,我和队友,不用说话,对看一眼,全家达成了共识。伦敦成了=心头好最爱城市第一名。


2019.11.30

下了几多天雨,在一路泥泞里,徒步两小时去看白断崖。沼泽有天鹅和各色水禽。一个又晴又冷的冬日,太阳到正午也只是低斜在南方半空。海对面是法兰西。


2019.11.29

感恩节后的黑色星期五,在伦敦充满着喜庆气氛。满街熙熙攘攘的游客和预备着过周末的伦敦人,提前为圣诞准备的街灯,借着黑五促销的店家,花团锦簇的下午茶,霓虹闪烁的剧场。连续两周的阴雨,难得今天是个晴天。夕阳格外温暖地照在伦敦塔桥上。泰晤士河闪烁着波光,西欧第一高楼—碎片大厦映着晚霞。下午两点,袭击就发生在西侧的伦敦桥上。我们站在伦敦塔桥,隔着不足一英里的河面,看到三架直升机悬停,警车闪烁,消防车救护车呼啸而过。警笛震耳欲聋。伦敦桥上已紧急疏散、巴士空停。这边的塔桥则是行人水泄不通。附近若干街道封锁,地铁站关闭,地铁停运。塔桥提早三小时结束了参观,因所有安保人员和警察都调去了伦敦桥。

慢慢腾挪到二十分钟以外的地铁站,比较有秩序地排队进站,等了一辆满驶而过的列车后,顺利上车回到酒店。此时看新闻报道、目击者采访和官方说明。截至此时已有三位死者,包括两位民众,一位嫌疑人,另有多人受伤。细节尚不明了。晚6:30伦敦桥头的地铁站恢复运行。


2019.11.15


在Belem Tower旁的咖啡馆坐到天黑。看云彩慢慢变泡泡糖色。背景大桥是不是很眼熟,确实就和金门大桥是同一位设计师。

很多人都说Lisbon像SF。


2019.10.15

上半夜升起的月亮。虽然手机不行,但月亮很行。


2019.9.30

我- 看国内长假朋友圈,热闹万千,不禁感慨,这么多人和事,这么多年,也慢慢退出历史舞台了。

队友- 谁退出历史舞台了?是你退出历史舞台了。


2019.9.25

并没提前预约参观皇居,赶上有空就清早去排队领了当日票。按路线跟讲解参观一小时。这日也算赶上了历史事件。一集合就有讲解员和安保人员跟着一大堆,反复讲我们今天这么这么走,那么那么走,怎么怎么跟平常不一样,大家不能这样不能那样,一定不能走乱了。一大堆规矩。领队的人一直在对讲机念念有词。英文讲解员还翻译给大家听,说他一直就在算时间。然后直播说打东边儿来了三辆车,打西边儿出来了三辆车。兢兢业业。

搞笑的是本来日本人做什么都很有条理的,特意给参观团安排了另一条路线,还一直掐算时间。结果好死不死和车队撞了个正着,大家一起“观礼”。在广场上正讲解的时候,首相刚好上车离去,又跟着二十多辆车的车队到了。原来是新内阁第一次面见天皇。所有游客都在拍照[偷笑]日本工作人员傻眼的样子还挺逗。几个美国人就唯恐天下不乱的嘣儿高兴,然后日本工作人员也跟着欢呼雀跃放弃治疗了。

后来参观至别处,有不少草坪和石桥不让上前照相,那几个美国人也带头纷纷上去了。讲解员说,算了算了,安保人员今儿也都无暇顾及咱们,大家随意吧。



2019.9.18

此前唯一的机会看能剧还在上学时,某次中日文化交流活动请日本团体来访,在百年大讲堂演了几个能与乱的片段。如坐针毡二小时。那时大约还不会欣赏,或许演出的setting也不对。想着这次找机会在传统的能乐堂里再感受感受。提前学习了一下,这是能乐堂标准制式:左侧廊桥由近及远依次三棵松树,由大到小,表示由近及远。主要演员都从廊桥上下场,有时也用来演绎梦境、天人两界、或此岸彼岸。能剧常讲梦境,不离人生如幻,有老庄影子,更是受佛家影响。今次暖场是两支仕舞和一本狂言《佐渡狐》,之后长长的一出经典剧目《井筒》。剧情事先有了解,简单又有点魔幻。节目单上印了唱词可猜大半。竟然看懂了也被打动了。大约现在年纪大,可以欣赏这样的缓慢表达和高度抽象。听得到每个尾音的跌宕,从最浅白的市民故事里见侘寂的余韵。

中场休息到摆着cocktail桌的休息间吃新鲜供应的玉子烧、年糕马蹄红豆羹、冷泡煎茶。比在西方看musical中场买酒的待遇好不少吧


2019.9.15


艺术形式总不是线性发展的:比如商周青铜器、北魏造像、唐壁画、宋官窑、元山水、西方古典乐,自当时以降,终究无法企及。在博物馆定睛看着几百数千年以上的杰作,总是难以想象古人如何到达了那样的高度。而此后不会一直向上走的,总是没落。总是在文明的演进(当然包括科学技术)中,某个时代的艺术转向某种形式,假以时日和机缘,攀到另一个高峰。这么聊着,忽然跑题想到,也许几百年后,后人也不由惊诧,20世纪的电影工业怎么到达那样的高度。如果不是电影,也许是其他什么。也许我们正身在一个时代某个形式的高峰里,还不了知,只当平常。

也可以有点悲观地反过来想,即使技术再怎么进步,电影也不必然会到上世纪的巅峰了。年轻人大概总会去往新的方向。


2019.9.15

回到轻井泽泡了温泉,来素食菜单排名蛮高的川上庵吃饭。


2019.9.14

在东京看《西区故事》。想着来试试这个圆周舞台stage around。体验很好啊:360度布景,换场景时观众席转动面向。在空间上丰富了舞台表现和戏剧语言。尤有几个换场设计十分巧思,旋转时给出了时光流逝感、或梦境体验、或对比现实与理想、或两波人物对峙的紧张感。有点不足就是,可能正因为有了数倍于传统舞台的空间,便没有去高度提炼和取舍,整体偏具象了些,细节信息量也偏大。虽然让观众身临其境,但还是可以疏密有致地把一些场景做概念化、抽象化处理。


2019.9.12

藏在西麻布和六本木之间居民区小巷里的精进料理。本址经营了四十多年,三间隔断、每屋四块榻榻米,每天接待七八位客人。不知哪位临时取消了预约,我幸运地提前一天订到位子。当季食材、精心拣择、丰富而不繁杂、内敛而无拘束。抹茶口味的豆腐布丁、点缀柚子皮味道的菌菇高汤、手做的荞麦面、新鲜的腐皮衣、糖渍杨梅、藕条竟配了紫苏、牛蒡细末做成的寿司、熟透的蜜瓜。十四道菜、三转抹茶、一回煎茶、感谢弯腰无数。

末了大厨问我住在哪里,听闻加州后说他知道Apple,Apple的CEO来过(不过我没问是哪任)。欣然合影,送客出门,鞠躬合十。


2019.9.12

年轻日本厨师的分子料理。25岁赴法。今年44岁。第一家店开在尼斯,然后回到东京表参道/原宿道一带的居民区中又开了这家。评论大多说菜色没有日本料理的影响。我觉得还是有fusion元素的。松嶋啓介=。

台风过后潮热不像九月,季节性菜单却已祭出秋天的味道了。


2019.9.12

喜欢的古镇镰仓排第一。面朝大海,神奈川冲,寺院的紫阳花和大佛,风水好得让人叹息。

古民居的茶座,海边的江之电,冲浪的年轻人,东京的咖啡,旧金山的手作巧克力,海街日记的约会酒吧,山茶文具店的拜谒登山步道,小町通的镰仓烧、豆果子和豆腐皮寿司,还有猫。一个悠闲午后能想到所想要的都在了吧。


2019.9.12

“佛教徒也是人,只因為成了佛教徒,你的見地與行止並不會在一夜間就完全符合佛教。 很不幸,佛教這條道路,常被大家以佛教徒的表現來評斷。

因此佛陀一再地說「來,來了解!」,而不是「來,來加入!」

因此,聽聞、思維、批評、分析佛教,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如果你真想要尋求一條道路,而在開始的時候,「尋求、解析」可能比「找到」還要重要。”

宗薩欽哲仁波切


2019.9.10

去东京的飞机上,特意又看了一遍Lost in Translation.上次看是2004年,我的人生轨迹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改变。十几年过去了,再看才发现,我一点都没变。


2019.9.6

小家电可以迅速而短暂地提升幸福感,之后不免闲置。


2019.8.20

前阵子在北京,同一天里看了埃利希和毕加索两个展,巧的。时间与空间、流动与光线、几何与肌理、我境与他境。


2019.8.14

上海苏州快闪三日:百叶结、土豆腐、鲜马兰头、蒲菜、茨菰、芦蒿、水芹菜、红菱、糕团、大爱苏州面条(够细够生)。以及最重要的说三遍:芡实、芡实、芡实[偷笑]

#红叶小鸟鸡头米#


2019.8.14

《京都》作者林屋辰三郎是京都人,历史学家,曾任京都博物馆馆长。既有时间轴的京都史,又穿起了空间轴上的各处名胜,加以不为人知的小细节小角落,诚意满满。如梅棹忠夫序云:“即便是从小在京都长大,走遍了京都大街小巷的京都人,也会在看完本书后感叹,京都还有许多神秘等待我探访”。


2019.8.6

环太湖自驾,虹桥、朱家角、嘉兴、湖州、宜兴、阳山、无锡、苏州、甪直、上海。一路风卷残云吃过去。


2019.8.2

偶然路过一家蛮装的餐厅,菜倒确实不错,还有无敌风景。有个精致的素菜,食材讲究:将冬菇竹笙荸荠木耳黄花等,细碎切就,入棋子大小的迷你冬瓜盅,蒸好,再用蔬菜菌菇高汤收紧,铺一层状似parmesan cheese脆的锅巴薄脆,点缀和装盘自带鲜花料理+分子料理的赶脚。可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超搞笑的服务员,一脸实诚的北京大妞。点菜时,我对着故弄玄虚的菜单,问:这个罗汉钵素是什么?答曰:噢嗨嗨起,奏是个冬瓜。

问:这个面什么样?答曰:嗨,它奏是个汤面而已。结果上来也特精致的炝锅面,有近十种心机小配菜搭番茄鸡蛋汤头。

边吃边想,大厨要是听了一定心碎一地。。

还好我都点了


2019.8.2

路上看了一遍Eat|Pray|Love。好多年前看的时候太年轻,没大明白。这次比较看出道道。虽然觉得Liz有点作大法儿。但也能了解而同情。有感同身受的是Eat那部分,在意大利吃了四个月,并无艳遇。作为我这样重度无法与碳水和解的人,真诚觉得能享受当下Eat and Pray乃是王道。


2019.7.24

2000年前的花儿乐队真是才华横溢、横空出世。转眼到了新世纪,急转直下都颓了,滚圈大势如此小孩儿也没办法。十几岁孩子写的词儿:静止 放学啦 花 幸福旁边.... 稻草上的火鸡


2019.7.15


上回买生豆自己烘,就是文中提到的埃塞俄比亚 耶加雪菲 科契尔产,已经是最稳定的产区了,可我手工挑仍然有2/3以上不满意扔掉。可见烘培好的单产地精品咖啡贵些也是应该。不说研发和供应链的投入,只说这损耗率也是够的。故此,贵的未见得好,可好的肯定不便宜啊。


2019.7.20

在路边看人摊煎饼是小时候一大乐事。手法娴熟,行云流水。


2019.7.5

波特兰是个山清水秀、中西合璧的小城呢


2019.6.23

烹茶煮咖啡都以水温为第一。这么说古代确实很难掌握,蔡襄云:“候汤最难”。那是没有温度计啊。


2019.6.17

娃:“猫为什么喜欢你?”

我:“你得挠它。”

娃:“那怎么能让它到身上来。”

我:那可没办法。你得慢慢等。”

娃:“等的时候我做什么?”

我:“不做什么啊。就做你平常的事,看书,看手机。一会猫就来了。”

娃坐着。

我:“哦对了,做数学题,猫最容易来了。”

娃;$&(@“-:(@

又过了一会儿....

我:猫最喜欢做数学题的小孩了。”

娃(气愤的):“猫不喜欢任何小孩!”


2019.6.17

我:今儿芒种。

队友:什么日子?

我:贾宝玉生日。

队友:谁生日?

我:贾宝玉。

队友一脸懵,表达出一副对神经儿确诊的同情。


2019.6.16

前欧元时代,一路换货币早就换晕了,以至于买东西都算不太清楚多少钱。在奥地利喜欢一件风衣,就买了,之后很抠门地边走边算汇率,总算搞清楚发现太贵了。


2019.6.10

南湾气温超过40度。加州特有的木构抗震棚那叫一个冬冷夏热。


2019.6.9

到每一个城市都寻踪第三浪潮咖啡,买包豆做纪念品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虽然我戒咖啡几个月了,不过还是可以给朋友

买。而且有这样roaster的地方通常也是城市里很特别的角落:有工业感、年轻人聚集、design district、soho或者大学校园什么的,值得逛逛风土人情。


2019.6.5

大学毕业那年,由于偶然的契机,拿到去一份上海新杂志《看电影》做记者的offer(暴露年龄贴)。后来,由于种种必然的原因,没能成行,就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站在今天想过去的事,虽然没有后悔,但大大小小的遗憾总还是有。许多遗憾其实来自好奇心,一种对what if的平行宇宙永远无法探知的好奇心。杀死薛定谔的猫。


2019.5.30

开飞机的时候,在Radio里如果听到男飞行员的声音,大家就会说机型,比如那架Cirrus,那架Cessna,那架Jet,那架helicopter... 如果是个女飞行员,十之八九会说the lady....开什么飞机都不重要,有什么资质也不重要,第一特征肯定是个女生。偏见根深蒂固。

最近这件事情,先不说内容问题,就是宣传口径标题永远是“女主播”。如果是两位男主播做这件事,标题肯定不会写“男主播”。


2019.5.23

娃:咱们为啥去漂流?

我丈二和尚:长周末去玩啊?

娃:难道不是为了...

我:为了啥?

娃:那个drown and died的...

原来大姐您是说端午赛龙舟纪念屈原啊。


2019.5.22

上小学在京郊一个大院里,不是重点,师资平平,学生都是家属子弟就近入学。只有一位明星教师,我们的数学老师。他是难得一遇的特级教师,据说当年小学教师评特级的全京城屈指可数。他教过我们许多同学的爸爸妈妈,从教四十年,经验丰富、为人幽默、平易近人、讲数学特别清楚又有趣,班上的孩子们都喜欢他,也喜欢数学。而就在四年级的一天,我不满十岁,亲眼见到他“发动”全班孩子的力量嘲讽一个男孩子的一幕。我现在还记得那个男孩子的全名、相貌,总是拖着鼻涕、扣错扣子,永远被其他男孩子欺负、孤立。那天,他回答不上来问题,也许是连续几个题答不上来。数学老师笑问全班同学,只会吃饭不会学习的叫什么?孩子们齐声回答,饭桶!全班哄堂大笑,老师在嘴角露出洋洋自得的微笑,为自己的幽默感和全班孩子的默契。我没敢回头看那个男孩子,不知道他作何反应。只知道我既没说话,也没笑,攥紧手指,眼睛里都是泪水。整个事件前后不过一分钟,也许对很多人来说不是大事。但我现在仍记得,那件事给我带来了莫大的伤害,也是莫大的成长,体验到了人性的恶和“集体主义”的恶。更不敢想那件事(以及日常大大小小的bully)对那个男孩子的伤害。从那一刻,数学老师失去了我对他的全部尊重。那以后我再没和数学老师私下讲过一句话,也从此对各类集体中的位高权重者唯恐避之不及,对个体权威和集体意志永远保持着警惕和距离。


2019.5.15

迈阿密和电影带来的印象可不一样。建筑充满上世纪的“风情”,一样是休闲娱乐金钱没文化的海边大城市,就拜金来说完全不能和迪拜、新加坡那样的亚洲新贵相比。世界各地来的同事都预期着迈阿密是glamour,完全没有啦。白天看是白色土房子黄色旧瓷砖,晚上看灯光稀疏。有点像拉斯维加斯的土味+落魄感觉。



2019.4.17

”人生五十年,如梦亦如幻“ 信长

”五十五年梦,归来觉一元“ 光秀


2019.4.15

收养成年猫几近结婚。脾气秉性都已形成。走到一个屋檐下,互相慢慢摸索、慢慢适应。不仅如此,还要顾及对方家人。比如这俩猫,假如只喜欢一位,那也得接纳另一位[偷笑]我是说假如啊。



2019.4.5

奈良赫赫有名的若草山,原来是咱们加州的山。周围连绵不绝的全都有树,显得这座草包山殊胜起来。


2019.3.26

周末来住海边悬崖上的一个酒店,天光莫测,海水湛蓝。


2019.3.25

尾张的织田信秀和美浓的斋藤道三打来打去十几年,又是嫁女又是人质又是筑城又是野战又是议和的,看了我五六百页。刚才翻地图,打开谷歌地图查了查距离,搞半天就二十来公里。合着是丽都和顺义,俩村儿之间,潮白河畔奇袭谋略攻守进退


2019.3.18

好看的历史小说是什么样,就是同一个故事,家喻户晓,却能讲得特别精彩,起承转合,跌宕起伏,波澜壮阔。故事讲得好还不是最紧要,最紧要的是人物塑造得好。之前织田信长专传,德川家康传都看过,日本史最近也看了二种,可是同一个故事换丰臣秀吉的角度讲出来,把他和织田信长、德川家康的性格塑造得那么鲜明,他从底层跃迁的KSF讲得那么透彻,让人感同身受、十分信服。完全没有玛丽苏即视感,让人觉得有必然,有偶然,从一无所有的来处,到茕茕孑立的尽头,觉得就该是他的,可也什么都带不走。就是这样子。命运之感令人唏嘘,感慨万千。



“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如果把自己的天下比作建筑,那么此建筑就是一个如雾、如云、如霭、并不实际存在的、以“时势之氛围”为基础的、仅靠他个人魔术才能建起的巨大的空中楼阁而已。其豪华壮丽引人注目,但其真实存在,甚至一根手指轻轻一动,便会崩溃瓦解。”


2019.3.18

一日看尽长安花

(关西)


2019.3.9

浏览到台北故宫藏的一张乾隆临苏轼,官网评论大意是:不见苏轼的结字笔法,显然是出于己意之作,仍可看出他对他的喜爱...

评论好好笑



2019.3.6

东京好像一位一位完美的情人,一面如故,一见倾心,相见甚欢而无承诺。不曾谋久留,随时可来往。

看似无一丝羁绊,but you can never check out.


2019.2.23

这里位于关东平原,在平安时代以前,还是一片有江户川、隅田川、荒川和多摩川流过的低洼湿地。平安时代后期,江户建城,但要等到德川家康受赠关八州后才得发展。至江户时代末期有人口50万,成为和京都、大阪比肩的城市。明治天皇1869年迁都至此,改名东京。1920s为纪念明治天皇营造神宫,1945炸毁,1958重建。今天在高楼鳞次的繁华都市里,还保留着一片参天古木,也是难得。清早七点,来散步。薄雾熹微,只有零星的晨跑者和一位穿和服木屐的本地姑娘。猜测是本地姑娘,因为和我们在浅草看到的游客们大不同了。这几天暖和得不像话,都说是四月天呢新宿御苑和上野公园的花儿开了不少,大多应是李子和杏花,也许有早樱,但认不全。倒是和浅草寺的花团锦簇游人如织、西洋情人节、中国情人节(上元)、樱花点心相得益彰。


2019.2.21

葛饰北斋大展,按时间顺序贯穿一生九十年、六个时期,500多幅作品。富士山三十六景和神奈川悉收眼底。


2019.2.19

倒时差起得早,七点多就到了上野公园,把每个角落都细细转了,每一座庙都拜了。坐在不忍池旁看了一会猫,清早看残荷和芦苇,更有萧瑟的美。早樱不知不觉已经开了,就这么从从容容走到博物馆,离开馆还有半个多小时,想说没问题吧。远远看见队形就被吓傻了...

排队买票半个多小时,排队进平成馆再半小时,进去了每件展品前都围着三层人,到了祭侄文稿前更是再排队四十多分钟。出来后人更多,从平成馆排到大门口了。


2019.2.18

第一次到东京,冬天是最合适不过的季节。残阳如血,一瞬而便黑下去,白亮的月挂在铁道旁的高压电线上。枯枝,旧屋,远郊。一个半小时不疾不徐的火车有种魔力,压着铁轨的节奏把人带回到一个久远的年代,或是广袤的尺度。多少颗心也随着沉静下去。

忽有一种熟悉感升起,告诉说,你一定在这城里住过的。只不知是什么时候。今夕何夕。


2019.2.8

九岁那年我妈在国外,我爸加班回来晚。我放学了写完作业就在楼下和小朋友没心没肺地疯玩,玩到五点半天擦黑大家都回家吃饭了,那才叫感觉到现实向我袭来。家家都是灯火和饭香。我有时天黑在家害怕,就站在楼下转角处等我爸,偶尔见到大院里叔叔阿姨出来散步,就赶紧跑回楼道躲着,怕人询问。那时没有手机,赶上他加班也不知道要站多久。晚饭怎么吃的我已经忘了,应该还不大会做饭,不过中午肯定是我自己解决。大院里的小学不管午饭,每天中午自己回家,好像还有睡午觉睡过了下午没去的情况。洗衣服是我主动领的工作,我会把双缸洗衣机拉出来,下水管塞好,爸爸的衬衫需要把领子搓一搓再放进去洗,洗好了要一件件拧干移到到甩干桶里,冬天水冰凉。如果甩干桶里衣服摆得不平整,整个洗衣机会疯狂地抖动,发出巨大的声响。后来我每每吃东西不舒服胃疼都觉得我的就像甩干桶。洗衣机是薄荷绿色的。直到上中学家里才有一样叫全自动洗衣机的东西,只有一个桶,我啧啧称奇。

后来妈妈回国了。据我妈说她去服务社买菜,大伙都问你总算回来了,你家不用买冻饺子了。据我妈说,我此后再没吃过冻饺子,上高中才缓过来。


2019.2.6

闲看《六神磊磊读唐诗》,初唐几章笑得前仰后合,可每章末尾都潸然泪下。命运唏嘘。“自古皆死,不朽者文。”一叹。

录精彩段子“骆宾王挥笔落纸,写了一篇檄文,叫作《讨武曌檄》。文章写好后,大家一看,都集体陷入了沉默之中。过了半晌,才有人抬起头来说:老骆,你这是要红啊。”

“卢照邻跟着老板辗转了几个地方,最后在长安定居。他在王府里得到了一份工作,叫作“典签”,工作主要是掌管文书,有一点点类似于图书馆管理员。众所周知,图书馆管理员这个岗位深不可测,前程可大可小,做大了有无限可能。”

选司空图的故事作结尾好极了。还有最后的总结回归到整个华语世界稚子皆晓的“欲穷千里目 更上一层楼” vs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的日月对比,想想这个泥沙俱下的浮躁时代 vs 小楼一统的浅斟低唱,也是余韵袅袅。再赞。


2019.2.4

大年三十早晨,北京正是交子。先来往一圈祝福,收发一圈红包,批阅各家年饭。然后洗衣服扫屋子下馅儿去。


2019.2.1

”颜鲁公书,雄秀独出,一变古法,如杜子美诗,格力天纵。“”诗至杜子美,文至韩退之,书至颜鲁公,画至吴道子,古今之变,天下之事毕矣。“苏轼


2019.1.30

想起来第一次带娃去医院啦。除公婆傍晚做饭两周之外,没出月子就里里外外一个人,老人阿姨月嫂都让帮忙,一个人带娃到七个月。。平时常规检查打疫苗什么的都预约好的,比较从容,直到第一次真正去医院看急诊。娃塞在后座宝宝椅里,我在前面开车。一路堵车,好容易到了医院大门口不让左拐,前后水泄不通。关键时刻还被追了尾,娃在后座哭,我在前座哭,终于压双着黄线在警察眼皮底下掉头,直接开回家了。 现在想想也都是美好的回忆了呢,开的还是刚回北京时租的一辆小蓝车。


2019.1.28

每一条鱼/都是没有羽毛的鸟/海洋是他的天空


2019.1.21

每棵树都有个温柔的名字

每一处房子都可以安住


2019.1.11

有的作品让人思考,有的让人莞尔,有的让人不经大脑就直接落泪。


2019.1.1

传说中盐湖有丝缎感,冬日看上去倒不明显。

死海盐度25%,盐湖15-24%,海洋3.5%


2018.12.31

在若干年里废改签了三回签证、四回机票之后,人家年号都要改了,但愿这次别再改行程。我也许还有机会在平成年代的尾巴去趟日本。


2018.12.30

白茫茫大雪下了一天,傍晚临下山前滑了一道几乎没有板痕的新雪,压在上面特别安静,心里也特别平静。慢慢home run。(犹他 Snowbird)


2018.12.23

听了一些宋冬野的歌。他首先是个诗人,其次才是音乐人。歌词里的意象行进得很高级,有诗的水准。


2018.12.20

加州要么没有树,要么不落叶。没有北平那样干脆硬朗冷峻的冬。


2018.12.12

每过个把月就买书寄到我妈家,我妈从来不拆包。等我回家一总自己收拾。今天我妈说,都拆了拍照给你看吧。我说好啊。

结果发现我自己买了什么都忘,由于没拿到手,每次开当当都还想着自己要那几本书。

比如浮生六记少说有三四本.....

还有上次朋友来家 说起浮生六记。我说我有啊。老版有,新版也还刚买了呢。然后满书柜找不着


2018.12.11

我的愿景:前车窗都成弹幕,connected,集体吐槽。而后车窗最好是古早霓虹屏,一会蹦一个短句,专给后车看。



2018.12.7

最近都在补看:重看古早科幻。斯皮尔伯格 1977 第三类接触。大导当年才30岁啊。

最逗台词:

“They haven’t aged at all!”

“Einstein was right!”

“Einstein was probably one of them!”

看来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2018.11.25

队友边研究菜谱边告诉:意大利面要用三种方法备蒜,切片、压扁、研泥。

我:不同时间下锅吗?

队友:橄榄油先榨扁蒜,把蒜扔出去,在炸蒜片,45秒后放蒜泥,刚出蒜味时加黄油,融化后放在一旁备用。

我:茴香豆的茴字有几种写法?

队友:..... 总而言之就是多放蒜。


2018.11.19

“对肉的喜爱镌刻在人类的基因当中,延续了数百万年。可是,另一方面,人是唯一有能力直视其他物种的处境并且选择拒绝吃掉它们的动物。”


2018.11.16

膜拜一下库布里克的2001:A Space Odyssey。场景、特效、配乐、想象力、后现代性,难以置信是1968年的电影。大师对人类和人工智能的讨论都直指今天,要说唯一不符合的就是对21世纪太空探索的进展太高估了。


2018.11.15

京城世家大院子弟的自以为是、不知所云,娱乐尚可,油滑尚在可接受范围。变成趋炎附势的油腻,不在接受范围。


2018.11.11

波士顿美术馆三楼小厅特展现代艺术,少少十几张作品,各有精彩。策展水平高还四处冒出幽默感,SFMoMA有点望尘莫及。


2018.11.11

“脑力劳动是最纯粹的快乐,个人自由是这个世界上最崇高的财富。” “自从讲我自己语言的世界对我来说业已沉沦,而我的精神故乡也已自我毁灭之后,我在这里比任何地方都更愿意从头开始,重建我的生活。但是,再度完全重新开始,是需要特殊的力量的,而我的力量,却由于常年无家可归、浪迹天涯,已经消耗殆尽。”

从Motherwell到茨威格


2018.11.10

最近坐飞机什么的,看了几部小制作电影,有新片有旧片,基本都算是新写实主义么?没有大开大阖的抓马,大量琐碎的庸常,平淡的流水账。零视角零判断甚至零情绪。就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日常,每一抬头,每一蹙眉。长镜头、慢摇、微表情、逆光,细腻到入木三分,每一帧都像一张画,或者就是镜子里的自己。

虽然水准有高有低,但总体这个风格还真是挺喜欢的。


2018.11.7

博物馆排长队也是生平第一次遇到。排了两个block的长队。波士顿市民太有文化了。


2018.10.28

米兰各种吃都好便宜,米其林一星乱吃个三道菜午饭+酒水咖啡才五十多块一个人。


2018.10.25

莱茵河瀑布,一叶知秋。


2018.10.23

傍晚登顶Duomo,天色诡谲莫测,美到不忍看。


2018.10.23

回到意大利,菜价比瑞士登时掉一半。周日下午的阳光暖洋洋的,坐在Como湖边,一个shot的orzo,再一个shot espresso,节奏也慢了一倍。


2018.10.22

几次来瑞士,已经开遍全境。中部横亘着阿尔卑斯山,虽然平均只有海拔4千米,但也足以阻挡来自地中海的暖风和阳光。

跨阿尔卑斯来回开车,穿过长达17公里的Gotthard隧道(世界第五场公路隧道),明显感到山北面瑞士高原/德语区的阴霾湿冷沉郁严谨;中部山区天高水长悠远辽阔;山东南面沐浴着地中海的和暖阳光,食物好吃人物漂亮,充满意大利/南欧的松散乐天又带着些混乱没头脑;山西面法语区的小镇精致漂亮,看上去、吃上去都和法国小镇没什么区别。

地理决定论确实有道理,至少用在瑞士毫不违和啦。


2018.10.21

瑞士山区吃饭乏善可陈,对吃素的人来说几乎顿顿面粉奶酪西红柿,做出各种形状而已。


2018.10.20

瑞士国博,刚好赶上特展 Imagine 1968。全景展示1968年前后的世界,反战、波普艺术、太空探索... 有Andy Warhol 1966年纽约装置Silver Cloud的复刻、大野洋子和列侬的录影等等


2018.10.15

人生走到正态分布钟形曲线顶端


2018.10.7

矮玛,一从电影院出来,所有人都在广场上仰头拍照。刚好赶上Space X Saocom 1A越过头顶。 三分钟前从南加州Vandenburg空军基地发射。目测两个光点,大约是一级火箭刚刚分离。


2018.10.3

一场大雨过后的旁晚,漂亮得好像北京的秋天。


2018.10.2

颜色数量时节皆出我意料之外。列为花神显见着自说自话。我不吭声,只负责伺候主子们。你们开心就好。你们长得美,说什么都对。



2018.10.2

段子

How to make a swiss roll?

Push it down from the peak of the Alps.


2018.9.18

谁能代表谁

谁能审查谁


2018.9.9

周末休息,眯个午觉,醒来肚饿,趁秋初韭正当季,包素馄饨,吃三只。满意之余做什么呢?拍照,发朋友圈。

杨凝式做了什么呢?书《韭花帖》,章法远取兰亭,笔意开一代行楷,承唐启宋,入宣和画谱。

看人家,午睡醒了肚子饿,吃点韭菜花,就流传千古了。


2018.9.8

游子天涯感塞鸿 故人相别又江枫

潮声夜上吴城阔 海色晴连越嶂空

壁垒烟销生日月 菰蒲日落起雄风

谁怜把酒悲歌意 非复桃花潭水同

录柳如是《出关外别汪然明》


四百年前吴地出一柳如是,四十七载坎坷,时评如斯。友人力捧者有之,士夫恶语者有之。身后亦多苛责,为清廷“封杀”三百年,直至陈寅恪暮年著八十万字《柳如是别传》为其翻案。

感慨今时,每每不惮以最坏之恶意揣测旁人,起争议时,尤见有花边时,遑论公德私德,一丹曝光,先不辨真伪,打而倒之。站道德高地攻讦,借茶余饭后谈资,道听途说,幸灾乐祸,墙倒众人推,全套的把式,更胜前朝乎?


四百年后,亦不知后人如何评说:纵观明末、民国、今日,是进步乎?退步乎?是文明人?是野蛮人?曾开化乎?有启蒙乎?


观柳如是存世百余首诗词,谈私情者有之,论家国者有之,小心情跃然书中,大气节亦力透纸背。竟曾无一首忧虑“人言可畏”哉!

若柳如是今在,观此五浊恶世,亦不屑分诤。见我等网络儿童,大略如未开蒙之小儿,未入其眼,难扰其心。


2018.9.6

平庸文字浩如烟海,不缺我这一俗套。


2018.8.26

朋友的女儿离开我家,天正擦黑。她推门便说,啊天怎么不是黑的,是indigo。

我们凡人则视若无睹。


2018.8.22

山火浓烟随风吹来湾区,红色警报重度污染。飞在800尺空中能见度不足2 Mile,2小时前看不见Livermore,2小时后连Moffet都看不见了。


2018.8.16

头天夜里冷死,缩在帐篷里,清早太阳出来,方才觉得有救了,敢于四处活动起来。

这个营地比以往去过的条件都好,我一直夸。队友大为惊诧,说我住各种酒店都抱怨天抱怨地,怎么来这儿用公共厕所还赞不绝口。所以说预期最重要。来荒郊野地露营,竟然洗澡有热水,厕所地上能下去脚,天花板没(布满了)虫,就超满意了。

人类是预期的动物,一切远见、未来、明媚、痛苦、幻象皆然。


2018.7.21

这个夏天过得相当浮躁。前阵子休假,旅途奔走中补课看完了阿城和王朔的全集。今儿蜷在家里看了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

旁白说记忆里一夏天总是烧荒草的味道,可是季节不对啊。回想我小时候住的京郊大院儿每年把大礼堂广场借给附近农民扬场,记忆中也总是季节不对,甭管什么时令,永远满山满野,漫天金黄,扬场机的低吼,一群小学生上蹿下跳,红领巾转到脖儿后飞扬。今天一看,那大院儿其实还在五环以里内呢。那时北京二环外都算农村吧,大院儿班车拉家属买东西都叫进城。

那时还没有空调,每个孩子的鼻尖儿脑门儿上都是快要滴落下来的汗珠。


2018.7.16

我:巴赫故居不去看看嘛。

队友:听音乐就行了。

我:你为什么不去看鸡呢。你为什么只吃鸡蛋不去看鸡呢。

队友:鸡早不在了,我去看鸡窝做什么。


2018.7.15

昨晚七点的昆明湖,远山如黛,天光杳渺,人影寂寥。炎夏得半日清凉。“


2018.6.25

西安满大街的标语:烟头不落地。

队友说,你给对个下联。

嗯嗯,炊饼得上天。


2018.6.25

吃喝集锦:金丝油塔,biang biang面,茭白丝凉拌,橡树粉,饸烙,酸汤饺子皮,酿皮,炒饼,泡馍。没入镜的还有肉夹馍,肉夹馍,肉夹馍,米粉糕,糖糕,镜糕,豆糕,凉皮,西红柿鸡蛋面,哨子面。

我说,西安吃饭还挺便宜啊。

盆友说,那是,又没点什么菜。不管几个人,顿顿先翻到最后,来他八个主食。


2018.6.23

七八样调料,老板拿着大饭勺,一样挑一点。到了辣椒油,一失手焯上来大半勺,全撂在拌锅里。抬头瞥我一眼,看我没言声儿,拌匀了倒碗里给我。吃一口,辣懵圈。朋友说,也许人家看你一眼,是想问你要不要再来半勺辣子。

(在西安回民街吃凉皮儿)


2018.6.21

露台看妙应寺白塔的讲究人儿咖啡馆


2018.6.13

男女同台竞技得体育项目都好帅啊:马术、射击、帆船。


2018.6.12

我不看球。

1998年🇫🇷世界杯,我们班在军训,男生们遍计打探消息,德国止步四强,半个班如丧考妣;巧的是那年7/14日决赛,我和妈妈恰在巴黎,前几日满街各色国旗,那天只剩下黄绿和红白蓝。

2002年🇰🇷🇯🇵世界杯,在同学的租屋里看球,我作为伪球迷主业是吃西瓜,去钱柜唱歌时球迷们也簇在点歌小屏前看直播。

2006年🇩🇪世界杯,在Ithaca临时住所,家徒四壁,am为了看球特意买了个电视。

2010年🇿🇦世界杯,在成都出长差做项目,team一起换各种餐馆酒吧看球,吃得不要太好。

更小的时候,家里只有爸爸会看球,经常凌晨叫我和我妈起来看点球。

2014🇧🇷世界杯,在湾区临时住所,家徒四壁,am为看球买了个高清投影仪。


2018.6.9

翻一本救赎,预备着去西安玩。乐游原、曲江池、一日看尽长安花。


2018.6.5

读一现代建筑史,有以前不知道的一个点:苏联在1920年代也有过一段短暂的先锋实验时期,涌现出杰出的建筑设计师和作品,然后进入斯大林时期,这一切戛然而止。整本书讲斯大林建筑统共只有小半页,耐人寻味。大致是这个意思:政府不相信本国建筑设计师的水平,从东德请来专家。但德国专家很快就发现,政府仅仅想要倚重他们的土木工程技术水平,而设计师本人在建筑艺术和社区构建方面的思考及追求,基本没有发挥空间,这样的合作难免不欢而散。


2018.5.19

查西安的旅游攻略,已经崩溃了。唐诗里的景点都在啊,辋川 蓝田 乐游原 曲江池。

查了一下辋川,被评为六大成仙景点[敲打][敲打][敲打]哇塞,不是建国后不准成仙了吗?


2018.5.9

两首不插电,吉他之干净,每一扫都扣人心弦,其他绝对是从头震到尾,睡一觉起来我还在耳鸣。六十多岁的U2。整个表达真牛啊,观点鲜明、信念笃定、从未停止思考、不带妥协和退缩。现场的爷爷奶奶们激情澎湃,从头跳叫到尾。最后拨片给了一位前排站票红头发戴绿色大花的爱尔兰姑娘。


2018.5.6

石为庭园之点缀,至宋而始重。石以江苏、安徽两省为著名,有灵璧石、太湖石、慈溪石,徽宗醉心。明清南方园林尤重缀石。燕京西郊亦名园林立,如米万钟勺园、李伟清华园。清华园水程十数里,石有灵璧、太湖、锦川百计;乔木千计;竹万计;花亿万计。摘自明文书局编《大观园论集》,诸文杂考《洛阳名园记》《宋史纪事本末·花石网》《园冶》《春明梦余录》《勺园修禊考》《燕京杂记》。


2018.5.4

胡适1932 北大毕业典礼演讲

“一面要保持我们求知识的欲望,一面要保持我们对于理想人生的追求。有什么好法子呢?

第一个方子只有一句话:“总得时时寻一两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第二个方子也只有一句话:“总得多发展一点非职业的兴趣。”


2018.4.21

一个法自性成的话,则不需要观待因缘。自性是”不待异法成“:不必观待其他因缘而独立成立,才叫做自性。万法都是观待因缘而产生的,故皆无自性。


2018.4.13

在俺们村学飞机的主要地标有the DISH,SLAC,Moffet和Apple,分别是:斯坦福射电望远镜,线性加速器,NASA在Moffet空军基地的风洞,以及Apple新总部。


2018.3.29

我们全家都爱玩这个给定主题写清单的桌游,胜负规则不太重要,这里按下不表。最近玩出几个段子,有些还挺时令,故而记一笔。


段子一

请写独裁者

娃问:可以写在世的吗?

我赶紧很鸡贼地写了Trump,因为此题要求尽量与其他玩家相同。

翻出底牌,没一个一样的。

娃说,Trump纵然不好,还不能算是独裁者,毕竟政体来说是民选。

我说,民选也可以出独裁者,比如你写的希特勒也是民选。你问在世行不行,是要写谁。

娃继续念她的单子:Kim Jung-un。

我说,哇你知道的真多,同学聊还是看新闻啊。

娃见多识广得意脸:当然!在世的唯一独裁者。

我说,too young too simple。Trump不算,但这位也不能说是唯一。

娃一脸茫然,然后去谷歌搜古巴。

此后省略二百字。😷


段子二

请写长度单位(要求尽量与其他玩家不同)

娃写一堆英里英尺英寸,看得我生无可恋。

am写一堆分米厘米毫米微米,娃丈二和尚。

我写了海里、光年、还有AU。

我摆出得意脸,娃摆出反正你是外星人你自己开心就好的表情。


段子三

请写化学元素(尽量与其他玩家相同)

我哀求,你们都写最常见的吧。

我只写了氢和氧。

am,你连氮都不知道吗。

娃比我写得还多,还有一堆放射性元素。

我说,你又没学过化学。

娃说,我知道居里夫人。[敲打][敲打]


段子四

早先和几个朋友一起玩的。

请写下人类可能毁灭的方式

我和娃一般都是外星人入侵啊,小行星撞地球啊。

也有人写核武战争的。

也有人写人工智能的。

谷歌朋友写的是facebook,一脸严肃,一脸无辜。。。。[捂脸][捂脸]


2018.3.24

原来李沉简先生还曾翻译过费曼的《你干吗在乎别人怎么想》。文理兼通的一代学人啊。“三思方举步,百折不回头。”


2018.3.20

花园里弱水三千,看下来还是梨树最美。


2018.3.12

历史总在重演,还会不断突破我们的想象。


2018.3.4

“会计师事务打包票,今年一定会全神贯注,确保奖项开启无误。请问他们过去89年都全神贯注做什么去了?” 哈哈哈哈 Oscars 90


2018.3.2

故园今夕是元宵,独向蛮村坐寂寥。

赖有遗经堪作伴,喜无车马过相邀。

春还草阁梅先动,月满虚庭雪未消。

堂上花灯诸弟集,重闱应念一身遥。

王阳明 元夕



2018.2.26

”莫舍己道,勿扰他心。"

不刷存在感,太难了。


2018.2.20

今儿蓝天大好,我们开车游览了老北京景山、雍和宫、北海、荷花市场、烟袋儿斜街、鼓楼、地坛,无一处停得了车。兴尽而返。


2018.2.10

和Elon Musk的彪悍人生对照看,发现了一些共同点。我八岁学Basic,会编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2018.2.7

想说从京城旧四大俗到新四大俗,无一幸免。

新旧怎么分的已经记不得了,大概就是紫砂 昆曲 古琴 养生(中医),后来是 单麦 沉香 手冲咖灰 蔬果汁断食 禅修 跑马拉松,之类的吧,请自行补充。

硅谷妈妈可以有一版,聊SaaS,办教育,穿lululemon,向往burnman


2018.2.5

你看得当真,我演得认真。


2018.1.19

我说,我想要机器猫。

高艺说,我想要机器猫的兜。


2018.1.15

“出座时是修行开始之时。”


2018.1.2

大二时隔壁楼物理系学霸自己写了个论坛,服务器就架在自己的电脑上,供左近四五个宿舍的小伙伴聊天,鼎盛时大概有20几个用户吧。我由于不可思议的机缘混入其中,潜水几个月后也开始聊几句。却从没和园主elephant及各位大侠见过面。一年后他们大都毕业出国了。那个论坛就叫园子,英文名叫weed,和今天合法化了的植物却并没什么关系。只是由此想到些陈年往事,唏嘘不已。


2017.12.29

看《有话好好说》,多好的电影。那么荒诞,又那么真实。笑中带泪,还能看出对每个人物的深情。


2017.12.26

上月有個說走就走的day trip,去威尼斯只吃了一頓午飯。席間有位奇特的義大利爺爺,早年在好萊塢拍電影;中年投身IT行業-也算功成身退;晚年學飛機;最近剛從心梗復甦回來,賣了飛機又準備賣公司,開啟生活新一頁。因為是別人的局,我倆單獨聊天也就五六句話,忘了怎麼就談到宗教(通常我跟生人聊天前三個月只能停留在談天氣階段)。他問了我一個很好的問題- do you use your religion as a toolkit and probably benefit from it either philosophically, psychologically or physically, this life or next life; or do you actually believe it as a reality?


2017.12.19

迷上vintage之后,再看当季蔟簇新的官网大片儿还是专卖店橱窗什么的,都觉得晃眼睛、脑仁儿疼。还是旧东西好看。


2017.12.14

我这么chill又anti social 真适合做职业飞行员。

可惜年纪太大了。 只能继续在社会上发挥短板,假装长袖善舞啦。


2017.12.8

用方法拾起,再用方法放下,然后把方法放下,最后把放下也放下。中国文人(包括我自己),特中意末二句,爱禅宗的机锋,好谈空、谈无有。其充满聪颖、可爱、孩子气、玩乐心的分别念,自我感觉良好,并相互激赏,由此而自我感觉更加良好。自古以来,选择性忽视前二句,以为那是愚夫的教条和执念。其实今时今日,念己之愚钝傲慢,着眼“方法”才可降得住。是为次第。



2017.11.30

当年王老师语录我们有一大本,传抄不已大笑不已。经典如:“北海,水平如镜?不对!那应该是如曲面!“


2017.11.30

Evian小镇水源头,免费打依云水。


2017.11.25

“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里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 ” 鲁迅 1918 《狂人日记》


这样的事,过去有、现在有、未来仍会有。

在人类历史上,在任何群落。 关键是,如此严重的事件, 能否推动进步。

它发生了,旋即消逝。 湮没在视野尽头、冷酷边境。 这竟然不是历史,也不是寓言。

一个社会,究竟有没有改良的弹性。


你问什么是进步。 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说言论自由、人身安全、规则公平, 也许你都觉得肤浅。

但我知道正在上演的伤害、谎言、噤声、驱逐、 乃至屠戮。不是。


2017.11.22

日内瓦的晚霞很美。


2017.11.21

飞机几千英里 火车几百英里 开车几英里。旅行的最大亮点是在不知名的小镇上花两块钱滑个冰。真的只要两块。


2017.11.20

住左岸是个好选择,步行到卢森堡公园、巴黎大学。金黄的季节,全城装点黄色雏菊。


2017.10.24

稍一得空就去種地。

队友:你上輩子是農民吧。

我:我覺得我這輩子就是農民[呲牙][呲牙]


傍晚,鄰居家爺爺大概了觀察了多日,終於忍不住來問候我。他說,妳準備什麼時候把我家花園也翻弄一遍?


2017.10.18

「生活是种律動,須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這變而不猛的曲折里。。。。這個,照直了說,便是小病的作用。常患些小病是必要的。 。。。怎樣利用小病,須在全部生活藝術中搜求出來。看清机會,而后一想象,乃由無病而有病,利莫大焉。 」老舍 1934。偶爾抱恙,休息得心安理得,虛度光陰。


2017.10.17

有的地方,阴霾潮冷,但心中有光芒。有的地方,鲜花着锦,而内里荒凉。


2017.10.15

我一直寫不好小說。從理論上,我深諳好小說的標準,但我做不到。只一件,人物立不起來。根源在於我對人沒有洞澈而痛徹的認識,包括我自己。我對自己的了解,長年停留在表像上,一層一層,還都是假象,沒有蒙蔽任何旁人,只蒙蔽了自己。自以为聰明,可是,對自己、對身邊人,從來沒有真正的洞察、也沒有深刻的共情。這樣是沒有好的文學的。


2017.10.15

对于我这样一只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缺点多多、不好相处的nerd,感谢你们不离不弃,和我在一起。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也许中有一天能写小说。


很多人都有社恐,问题是自我認知不同。我自以為長袖善舞好多年,太搞笑了吧。驀然回首,嚄,一隻nerd在燈下。


2017.10.4

Gardening is very much like cooking.

It's procedure. It's improvise.

It requires knowledges and experiences. It's full of intuition and uncertainty.

It's science and art. It's never perfect. It's always awes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