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One Kayak

[习作]方小毛

Updated: Apr 26

城边上的西山大院儿门口流过一条运河,本地人叫作大运河。走南闯北很多年之后回来看看,也就是一条百来米宽的小河沟。站在运河边,上下游望望。几十里地,没有一座桥。方小毛总是站在运河边上想着,那对岸的人怎么过来呢?却从不想自己怎么过去。


这天正是小暑节气,大日头下,家家都在歇午,大院儿里鸦雀无声。方小毛偷了钥匙下楼,到车棚里一开锁,嘎达一声,倒把自己吓了一跳。他左右望望无人,回头瞟一眼一楼的自家窗户里也没有动静。一阵风吹来,纱窗里依稀看到浅黄绿大蝴蝶的薄棉窗帘飘了一动。方小毛一缩头,架起车后座一踹车支子,推车便溜走了。骑上大路,经过奶站、粮店,拐弯进了204楼前。方小毛不大敢往尽里面的三单元去,只在靠马路的一单元这边等着。他在车棚里溜着边儿,侧身斜欠儿着坐在车后座上,脚尖儿点着地。


三单元二楼的一户忽然吵将起来,接着各户的窗户里都有了些响动。方小毛赶紧站起来,双手扶把倒车出来,扭头望着三单元大门。只听通通通一阵塑料凉鞋踩着水泥地的脚步声,赫亭亭跑出楼门洞,百米冲刺一样跑了过来,裙子全贴在腿上。她跑到方小毛跟前一句话不说,一歪身坐在车后座上。方小毛也不言声,推车就跑。后面赫妈妈的喊声:“赫亭儿,赫亭儿!你给我回来!“


各户窗户里又是一阵响动。方小毛三步并作两步跳上车,已骑出去百米开外。赫亭亭一敲方小毛的后背,笑着说:“你家大人还没醒?”方小毛一抬眼看到大院儿门,连大马路对面的河边垂柳都依稀看见了,课还是兜个大圈掉了头回来,也不答话,只闷声说到:”还是别出院儿门了,要不还是去那边儿冲坡吧?“


赫亭亭说:“那算了吧。”


说着从车后座跳下来,从大马路中间转身就往回走。方小毛赶紧一刹车,仍骑坐在车上,左脚尖点地,扭头看着赫亭亭。赫亭亭背对着方小毛,停住脚步,低头抠手腕上的皮筋,三四个缠在了一起,抠了半天解下来一个,慢慢拢着头发扎起马尾,一甩马尾抬脚就走。


方小毛呆看了半晌,忙拨转车把骑过来,半点着车镫子跟再斜后方,陪着笑说:”今天没带玻璃罐子啊。”赫亭亭不说话。


方小毛又说:“逮了蝌蚪也没地方放啊。”赫亭亭还是不说话,顾自往家走。


方小毛又说:“那我现在回家拿还不行吗?“赫亭亭一停步,猛地转头看他。方小毛不及刹车,又点出去三四米远,赶紧退回来。赫亭亭大笑:“也不见得逮得着。”


路上渐渐有了人,方小毛就下来推着车,赫亭亭转到车右边,把左手放在车后座上,跟在方小毛的斜后方走着。两人不说话,走回方小毛的家。方小毛上楼去放车钥匙,赫亭亭就在车棚旁的草地上蹲着。一时间方小毛蹑手蹑脚的下楼来,戴上了红领巾。赫亭亭一扬手,把一朵小黄花举到方小毛鼻子前,一捏花茎,说:“你看流出来的白色的汁儿,有毒的!碰到手上洗不掉,手就烂了。”方小毛嘴角一笑,说:“你还得回家拿红领巾吧?“赫亭亭收了笑,说:“回去又是一顿说。”


两人一左一右走着,中间隔着一尺,也没有话说。赫亭亭一会上马路牙子,一会下来踩砖缝。仍是经过奶站、粮店,又经过副食店。赫亭亭停步,说:“那我在这儿等着你吧。”方小毛点点头,紧跑两步拐了弯,进了校门。到了班里一看钟,才一点五十。前排坐的女孩正倒坐在椅子上,和她后面的常平说话。常平坐得正,背挺得直直的,黑黑的硬法扎着寸许。看不见常平的表情。


方小毛走过去,说:“班头儿,我帮赫亭亭借条红领巾,要不该给咱们班扣分儿了。”常平赶紧摘下自己的红领巾递给方小毛。


下午上学和上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赫亭亭站在路边等得不耐烦,又怕撞见熟人,先在路边的大松树下占了一会儿,看看旁边两棵早已谢了的迎春花和桃花。她不自在地悄悄往前走了几步,探头看看校门口,两个挂两道杠的值日生站在那里,左胳膊上还别着红袖标。


忽见方小毛跑了出来,赫亭亭赶紧抽身,回到大松树后站着。方小毛跑到跟前儿,从兜里掏出红领巾,说:“是常平的。”赫亭亭一边戴一边说:“他中午总来这么早。”说着便一拐弯跑进校门去。


方小毛又等了一会,看远处来了三两个同班同学,便打着招呼一起走进了校门,不在话下。


2020/6/14小暑

36 views1 comment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