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One Kayak

[译稿] 四川好人(1-7幕)

Updated: May 29

为孟京辉澳大利亚版翻译的中文剧本

2013.12一稿

2014.4二稿

四川好人


原著: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

改编:汤姆 怀特 (Tom Wright)

茅特豪斯剧院 (Malthouse Theatre) 2013





角色列表

沈棠/崔藤

小王/男孩子/店小二

神明一/侄女

神明二/嫂子/徐靡

神明三/妻子/杨太太

辛太太/老妓女/路人乙女士

杨松/丈夫

祖父/苏福/无业者/经纪人

木匠/警察/牧师



第一幕


城中一条街道


小王:辛苦地劳作啊。

旱季时要跑上好几里路去背水,到了雨季便无所事事。告诉你们大家吧,我们这里非常贫穷,而且情况越来越糟。我们大伙都无计可施了,只靠神明来救苦救难。


前几天,一个走南闯北的牲口贩子告诉我,几位神明出来巡游,将要经过我们四川。看来我们地抱怨总算上达天听了。


我已经等了整整三天。每当夜幕降临,我就站在这里,盼望着能第一个见到神明,奉承他们,噢,我是说,欢迎他们。等所有人都一窝蜂拥来,神明肯定会被那些有钱有势的人霸占住,根本没我的份了。可问题是,神明长什么样呢?他们会不会乔装打扮,隐姓埋名,或者一个一个到来?


那群精疲力竭的人不会是神明。看他们那压弯的肩膀,肯定终日背扛重物。还有那个人,手指上沾着墨水,也不是神明,也许是工厂的职员。


这两位道貌岸然的生意人,绝不会是神明,脸上透着蛮横无理,一副不惜踩在别人身上往上爬的样子,神明才不会这样。


那边那三个。。。啊一看我就心里有数了。他们锦衣玉食,无需工作维持生计——鞋上落满了土——刚刚经过长途跋涉。


神明啊,我是小王,我是个卖水的人,愿意为您效劳!


神明是优雅的,衣着高尚的女士。


神明一:太好了!你一直在等我们吗?


小王:天天在等。我知道您会来的,我知道!


神明一: 我们需要找个房间过夜,该去哪儿呢?


小王:选择太多了!整个城市都会听从您的调遣。你们想住在哪里?


神明一:就近就好。先问问最近的那家吧。


小王:嗯。。。我有个小顾虑,要是这附近有钱有势的人知道我没安排神明去他们家,肯定会打击报复我。我得小心行事啊。


神明一:所以我们先问最近的一家嘛。一点也不偏心。


小王:这样的话。。。。好吧。。。这是付老爷家。


他跑到宅子门前敲门,却被拒绝了。


我们运气不好,付老爷不在家,没他的命令仆人不敢擅自做主。回头付老爷知道了仆人把谁拒之门外,一定会火冒三丈。


神明二:他会的。


小王:等等,隔壁就是苏寡妇家。她看到你们一定欣喜若狂。


敲门,又被拒绝了。


不凑巧,她说只有一个小房间,久没打扫了,没法接待客人。她很不好意思。不如再去找下一家,程先生。


神明二:小房间就可以,没打扫也不要紧。我们只是路过。


小王:屋子又脏又乱,到处是蜘蛛网。


神明三:没关系。蜘蛛多,没苍蝇。


神明二:还是去程先生家看看吧,或者别人家。别让苏寡妇为难。


小王敲开第三家的门并被请了进去。


声音(从里面传来):神明?你还是省省吧!我这儿烦心事够多了。 滚吧!


小王(回来):程先生简直非常抱歉,都快要哭出声了。一大家子亲戚都住在他这儿。他忙得没法亲自过来向你们你们道歉。说实在的,我们这儿有些人不是那么诚实正直,也许他们不敢见你们。


神明一:我们就那么吓人啊?


小王:对坏人来说是的。像关省的那些人,连年遭受洪灾。


神明二:你觉得那是为什么?


小王:因为他们不敬神明。


神明二:胡说。那是因为他们砍伐森林。


神明一:行了。(向小王)我们还有希望找到房间吗?


小王:当然有希望,每一栋房子都有房间给你们住,人们会挤破头抢着招待你们。目前只是有点运气不好。看我的吧。


他有点犹豫,不知道去哪家好。


神明二:我说什么来着?


神明三:坏运气接二连三。。。


神明二:在顺省没好运,在关省没好运,现在到了四川,还是没有好运。接受现实吧,人们不再敬畏神了。我们的任务无法完成。


神明一:我们随时都可能碰到好人,不要轻易放弃。


神明三:记着我们约定好的,“如果能找到足够多品行端正的好人,我们就不毁灭这个世界”。这个卖水的人就不错嘛,是不是?


神明二:嗯。。。看看他的量杯吧。


神明一:量杯有个假底!


神明二:他欺骗顾客。


神明一:好吧。他也不是好人,但还有别人呢。我们必须找到好人。两千年来,人们每天都在抱怨“这个世界需要改变,可是守住道德和善良太难了”。我们得加把劲,找到那些好人。


神明三(向小王):是不是要找一个房间太难了?


小王:对你们来说应该不难!这是怎么回事啊!都怪我,我早就应该找好房间,我太懈怠了。


神明三:这不是你的错。


众神低声私语。


小王:神明洞察一切。 (向路人甲)先生,请留步。我们四川人期盼了好多年神明降临,现在他们刚刚驾到,就是这三位大神明,正在寻找住处。不不,我是认真的。别走啊。。。快抢在别人之前把他们接走。这是你的机遇,千载难逢!(转向路人乙女士)太太,你听见我的话了吧。也许你家有空房?不用很豪华。您的慷慨态度最重要。


路人乙女士:我怎么知道他们是什么神明?我不能随随便便把外人带回家。


路人乙女士走进了一家烟草店。王转向众神。


小王:大功告成。(拿起量杯,有点担心有点紧张地瞥了一眼神明)


神明三:我不是太乐观。


小王(路人乙女士走出烟草店,小王迎过去):我们说的房间怎么样?


路人乙女士:没准我还得给自己找个房间住呢。


神明一:他找不到房间的。没希望的。四川和其他地方没两样。


小王:他们是三位神明啊!真正的神明!大神明!三位都是!你要是不信,可以去庙里看看,有他们三位的神像。


路人乙女士(笑):听上去像是骗子。(退场)


小王:你的敬畏到哪去了,你这个蠢货!神明会惩罚你,你们全家!子子孙孙都会诅咒你!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丢了全四川的脸。(意识到神明正在看着他,对自己说)现在只有找沈棠了。她从不拒绝别人。就找沈棠吧!


沈棠的脸庞出现在二楼的窗户。


小王:神明降临了,神明降临了,但是连个住处都找不到,你能收留他们一晚吗?


沈棠:不成啊,我今晚有客人。其他人都不行吗?


小王:都不行。四川真是个烂地方。


沈棠:那我躲起来吧,等会客人来了找不到我,他就作罢了。


小王:我们现在能进来吗?


沈棠:只要保持安静就行。我得对神明们坦白我的身份。


小王:不行!不能让他们知道。别让你的客人进来。


沈棠:我现在身无分文了,如果明天还交不上房租,我就会被扫地出门。


小王:此时此刻,你怎么还惦记着钱呢?


沈棠:就算皇帝庆生,我也还是饥肠辘辘啊。


神明一:没戏了吧?


小王:怎么会呢! 已经找到住处了。


神明一:太棒了。带我们去吧。


小王:不急,等一下,房间正在收拾呢。


神明三:那我们等一下吧。


小王:在这个吵吵闹闹的地方等?我们还是转过街角去那边休息吧。


神明二:不用了,我们愿意观察人们。


小王:这里风很大。


神明二:没关系。


小王:要不要我陪您去夜游四川?


神明三:我们今天走得路够多了


小王:收留你们的是一位年轻姑娘,她。。她做生意。她是一个好人——全四川最好的人。


神明三:听到这些我们很欣慰。


小王(向观众):他们奇怪地看着我,好像是看穿我的杯子了吧。我简直不敢看他们。


神明三:你看上去很累。


小王:到处跑闹的。


神明一:这里生活很艰辛吗?


小王:好人活得很艰辛。


神明一:你自己呢?


小王:我懂您的意思,我不算是好人。但我的生活也很苦。


沈棠的客人来到她的窗前,吹了几遍口哨。小王提心吊胆地,窘迫地,引开神明们的注意力。客人走了。沈棠走出来,轻轻叫小王。


沈棠:小王!小王!


没听到回答,沈棠下台去寻找小王,小王从舞台另一边回来。


小王:沈棠!沈棠!她溜走了,她居然耍我!她去挣他妈的房租。现在神明们没地方住了。我怎么向神明们解释啊?我住在污水管里,没法把神明们带到那里去。再说他们发现了我在在杯底上作弊,一定不会信任我。我没脸回去见他们。可我的扁担还在他们那里呢,那只能不要扁担了。我逃离四川,一直走,直到他们找不到我。我辜负了他们,我敬畏的神明,我辜负了他们。


他哭着逃走了。沈棠返回来,还在轻声叫小王的名字。众神看着这一切,感到很好笑。


沈棠:你们就是。。呃。。就是神明吧?我是沈棠。你们愿意在我这里留宿,真是我的荣幸。


神明三:那个卖水的人去哪了?


沈棠:我一定是和他走岔了。


神明一:他一定是觉得你耍了他,没脸回来见我们。


神明三(拿起小王的扁担):扁担先存在你这儿吧,以后他还用得着。


沈棠将众神领入房间。

灯暗一瞬。他们再走出来。第二天早晨。


神明一:亲爱的沈棠,感谢你的款待,我们不会忘记你的善行。记得把扁担还给卖水的人,他带我们认识了一位好人,我们很感谢他。


沈棠:喔,我不是好人。差得远呢。小王找到我的时候,我还犹犹豫豫。


神明一:这不要紧,你最终帮助了我们。实际上,你这样做的意义远远大于留宿我们一晚, 很多人,还有一些神明,怀疑世上是否还有好人存在。我们这次下凡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我们来寻找好人。我们要继续上路了。找到一位四川好人,我们非常高兴。告辞。


沈棠:神明们,等一等。。。能否请您明示,为什么我算是好人?我几乎要交不上房租,只能靠出卖身体讨生活。即便是这样,我也挣不到什么钱,妓女这行竞争也很激烈。我想服从您的旨意,诚实友爱,尊重邻里,可我好像做得还很不够。


神明一:你的想法已经说明了你是一个好人。


神明三:告辞,沈棠。替我们向卖水的人问好,他对我们不错。


神明二:无论如何,要做好人。


他们转身离去,轻声低语。沈棠哭泣。


神明三:她生活太困难了。


神明二:我们不能介入经济事物,别忘了神明行为准则。


神明三:如果稍微有点钱,她能做更多好事。


神明二:要是给她钱,我们回去以后得打多少报告啊。


神明一:算是差旅费总可以吧。(向沈棠)这是一些钱,希望能帮到你,只是我们的住宿费而已。请不要告诉任何人,不然我们就得做很多解释。。。


神明二:给你这样的人。。。。


神明一:一些钱。在大街上。


神明三:多保重,沈棠。多保重。






第二幕


一间小烟草店,货架还空着。


沈棠:你们知道神明给了我多少钱吗?一千多块钱。我盘下了这家烟草店,昨天搬了进来。但愿我能在这里多做好事。卖给我这家店的辛太太,昨天来讨米,我就给了她一些。这会儿她又来了,还拿着碗。


辛太太走进来。


沈棠:辛太太,早上好。


辛太太:沈棠,你好。新家安顿好了吗?


沈棠:非常好。你家里都好吗?孩子们呢?


辛太太:如果那个窝棚能叫家的话。。。最小的一个一直咳嗽。


沈棠:真糟糕。


辛太太:你真是百事顺利啊。不过要在这贫民窟做生意,可不是容易的事,你还得多见见世面。


沈棠:你告诉我水泥厂的工人每天中午都会来买烟啊。


辛太太:也许会来几个。但你别指望从本地人手里赚到钱。


沈棠:你盘店给我时怎么不告诉我这些?


辛太太:这怎么能怪我!明明是你抢走了我孩子们的家,你又嫌弃这家是烂泥滩!(她哭了)


沈棠:我去给你拿些米。


辛太太:我还想向你借点钱。


沈棠:这我没办法,店还没开张呢。


辛太太:但我现在就需要钱,我靠什么生活啊?你夺走了我的一切。你掐着我的脖子,抢走我的生计。要是我死了,就把那些没娘的孩子丢在你店门口,让你养大,你这个臭婊子。


她从沈棠手里抢过装着米的碗。


沈棠:别这么生气。小心把米洒了。


一对夫妻走了进来,带着他们衣衫褴褛的侄女。每个人肩上都扛着麻袋。


妻子:噢, 听说你忽然之间交了好运。看看我们,我们的烟草店倒闭了,无家可归。能在你这借宿一夜吗?这是我侄女,她和我们一起生活。


侄女: 这店真不错。


辛太太:这些人是谁?


沈棠:我刚从乡下来城里的时候,就租她家房子住。(向观众)当我花光了最后一个铜板,他们就把我扫地出门,现在轮到他们被扫地出门了。他们那么贫穷,无家可归。(向夫妻,温暖地)别担心,店铺后面有一间小屋。


丈夫:这就足够了。


妻子:我们赶快安顿好,别在这儿给你碍手碍脚。你做起烟草生意了?和我们当年一样。真是人穷志不短啊。


辛太太:要是光临的主顾都不付钱,就难办了。


妻子:你这是挖苦我们吗?


丈夫:嘘……有客人来了。


无业者走进来。


无业者:你好啊。真倒霉,我刚刚被公司裁掉。听说这里快开业了,你拆货时会掉出一些香烟吧?没法卖了,就送我一支吧。


沈棠:给。你是我的第一个顾客,但愿你给我带来好运。


无业者出去了,外面传来咳嗽声。


妻子:沈棠,你这么做明智么?


辛太太:你要是这么做生意,用不了三天就得破产。


丈夫:那人身上肯定有钱。


沈棠:我想他没钱吧。你也看到他那副样子了。


侄女:都是装出来的。


沈棠:他也许是真诚的!


妻子:哎,你还是没学会对别人说“不”。醒醒吧,睁眼看看现实世界,别再好心肠了。如果你想把店撑下去,得学着冷酷一点,不能对谁都好。


丈夫:你可以跟别人说这个店不是你的,是你亲戚的。


辛太太:她太诚实了,不会撒谎。


沈棠:你要再跟着起哄,就把我的米还给我吧。


妻子:什么!你给她米?你给她我们的米?


沈棠(向观众):他们不是好人。他们不信任别人,不愿意吃一点亏,只愿意占别人便宜。好吧,这就是现实世界。


木匠林涛走了进来。辛太太站起身匆忙地走了。


辛太太:我明天再来。


林涛:辛太太,你别走,我就是来找你的。


妻子:她经常来么?她总来找你讹东西?


沈棠:没有,她的孩子需要吃的。


林涛:她一看我来就跑了。你是新店主?你在上货啊?你还没付我货架钱,这些架子根本就不是你的。


沈棠:我买店的价钱里全包括了啊。


林涛: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啊。你肯定是跟辛太太狼狈为奸。这货架还欠我五十块钱呢,连料带工。


沈棠:我没钱付给你。我还没开张呢。


林涛:那就变卖你的资产。立刻付账,不然你就等着破产吧。


丈夫:跟他说说。。。拿什么。。。你亲戚。


沈棠:能等到下个月么?


林涛:绝不!


沈棠:就不能通融通融吗?


林涛:谁跟我通融啊?(他从墙上把架子拉下来。)快给钱,否则我就把货架拆走。


妻子:沈棠,你得先和你表哥商量商量。(向林涛)写张欠条吧,她表哥会付钱给你的。


林涛:哪冒出来个表哥?


侄女:别笑,我认识她表哥。


丈夫:她表哥又聪明,又会做生意。


林涛:但愿如此。好吧,我写张欠条。


妻子:要是你不赶紧摆平这件事,他会为了这几块破木板讹上你。听着,绝不能同意付款,这是做生意的第一原则。否则你就得被欠条埋起来。


沈棠:他做工也是指望付款啊,他也要赚钱养家。神明们知道了会怎么说呢?


丈夫:神明听说你收留我们,会很赞赏。


嫂子进场,是一位孕妇。


嫂子:你们自己有地方住了,就把亲骨肉丢在大街上不管。


妻子:这是我嫂子。(向嫂子)坐下来吧,别吵了。别打扰我们的老朋友,沈棠小姐。你可以睡在这。(向沈棠)我们必须得收留她,她怀孕四个月了。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


沈棠:欢迎你。


妻子:快说谢谢!


林涛:给你欠条。明天一早我再来。


侄女(在后面叫):她表哥会解决问题的。再见!


嫂子(轻轻地,对侄女):看来这也撑不了多久。


爷爷和男孩子进场。


男孩子:他们在这。


妻子:爷爷你好。(向沈棠)他肯定是担心我们。还记得我们小儿子吗,他长高了吧?吃饭还是跟饿狼似的。我们的人好像越来越多了。人越穷,亲戚越多。绝不能影响你做生意。这样安排吧:年轻人白天都出去,只留爷爷和怀孕的嫂子在这儿。我也在店里帮你。可以吗?其他人白天只许回来一两趟。


侄女:希望你表哥别忽然出现。


嫂子:不介意我来支烟吧?


丈夫:当然不介意。


每人都点了颗烟。侄女拿来一瓶酒传给众人喝。


侄女:多谢了,舅舅,这酒不赖。


爷爷(向沈棠):早上好。


沈棠收到这个迟到的招呼,有点不知所措。


妻子:唱首歌吧。


侄女:爷爷起个头吧。


《抽烟之歌》


爷爷:

年轻的时候我常说

靠着聪明就能讨生活

可家里没吃又没喝

再聪明也只能挨饿


不管是脑袋灵光

还是当个傻瓜

到头来都是一场空——像烟圈一样弥散


丈夫:

朝九晚五真是可笑

累死累活什么也得不到

像个酒瓶塞在汪洋大海飘摇

还不日每日虚度时光


不管是辛勤劳动

还是混吃等死

到头来都是一场空——像烟圈一样弥散


侄女:

老人们总说没有指望

时光剪碎所有梦想

年轻一代想改变规则

到头来只能重蹈覆辙


不管是奋起努力

还是随波逐流

到头来都是一场空——像烟圈一样弥散

我们也消散


嫂子:酒的确不错。


男孩子:爸爸卖了点咱们藏的东西吧。


丈夫:你给我闭嘴!


嫂子:我们不是说好了留着那东西吗?那东西有用,不能拿去买酒喝。


丈夫:你不爱喝就别喝!


他们扭打起来。货架倒在了地上。


沈棠:当心!这店铺就是我的全部!这是神明赐给我的礼物。你们想怎样都成,就是别毁了这店铺。


妻子:这个地方太小了,真后悔我还告诉了婶婶,还有别人。要是他们都来了,这里得挤成个沙丁鱼罐头。


声音从外面传来,有人敲门。


嫂子:墙倒众人推啊。


声音:开门,是我们。


妻子:其他人都来了。我们怎么办?


沈棠:这漂亮的店铺,本来是我的希望,可现在还没开业,就已经乌烟瘴气。


(向观众)

小小一艘救生船

漂洋过海去流浪

越来越多遇难者

越来越沉难自保


我必须得想个办法停止这一切。





第三幕


在污水管。


小王:好像没什么动静了。我已经躲了四天,神明们不会找到我了——我听见他们从这座桥上走过,现在肯定已经走远了。


小王睡着了。音乐响起。周围变得透明而发光。众神出现。王赶紧抱住头。


小王:我知罪,我认错。我辜负了你们,我没能帮你们找到住处,都是那些混蛋的错。请别惩罚我。


神明一:你帮我们找到住处了。她不仅收留了我们,在我们睡着时照看我们,早上还点着灯笼为我们送行。你帮我们找到了一位好人,四川好人。


小王:沈棠?


神明三:还能是谁?


小王:我还以为她只惦记着她的客人。


众神:

你真是个弱者,

你有一副好心肠,但是一个弱者。

只要遇到困难,就觉得好人不复存在。

只要遇到风险,就觉得世间没有勇气。

如此孱弱看不到别人的美德。


小王:神明啊,我很惭愧。


神明一:卖水的人啊,请帮个忙。回到四川去吧,看看沈棠怎么样,然后向我们汇报。她买了一家小店铺,可以称心如意地做好事了。你一定要支持她,鼓励她——这是她应得的。我们要上路了,继续去寻找好人。



第四幕


烟草店里。

睡觉的人横七竖八。有人敲门。

妻子:沈棠,有人在敲门。沈棠去哪儿了?


侄女:可能在给她表哥做早饭吧?


妻子笑着,带着睡意地走到门口。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他是崔藤,后面跟着林涛。


妻子:你是谁?


崔藤:我是沈棠的表哥。


妻子:你是什么?


崔藤:叫我崔藤吧。


众人都醒了。


侄女:先生,既然你是沈棠的表哥,你去帮沈棠做饭吧,给我们做早饭。快点去吧,快快。


崔藤:这是烟草店,不是度假酒店。你们赶紧给我穿好衣服,马上!


丈夫: 我想这是沈棠的店。(崔藤无动于衷)难道不是吗?


嫂子:沈棠那个蠢货死哪儿去了?


崔藤:我让她去帮我照看别的生意,我好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从现在起,没有任何施舍了。


妻子:我们还以为她是个好人……


侄女:我们不必相信这个人。


丈夫:没错,快去找沈棠。我们要守在这里,保卫我们的权益。(向男孩子)去点心铺弄点吃的,塞满裤兜。


嫂子:我要糖饼干。


丈夫:别让糕饼师傅看见你。躲警察远点。


男孩子退场。

崔藤:我不希望我的店成贼窝。


侄女:别理他,沈棠会回来搞定他的,一切都会回复正常。


侄女、嫂子退场。


崔藤:他们找不到沈棠。面对现实吧,我表妹对你们的招待到此为止。你们这么多人,一个个不请自来。生意人有权利决定接待哪些客人。这是做生意,不是做慈善。


丈夫:沈棠会同情我们的。


崔藤:沈棠也该长大了。(向林涛)这世道,早已分崩离析,只有靠头脑清醒、心肠冷酷。只能自己靠自己,谁也顾不了别人。


林涛:说起自己靠自己,我得讨回你表妹欠我的货架钱,五十块。


崔藤(掏出钱):你不觉得五十块太贵了吗?


林涛:不贵啊,成本飞涨,工和料都很贵。我不能再打折了,我还有老婆孩子靠我养。


崔藤:你有几个孩子?


林涛:四个。


崔藤:那我给你五块钱吧。


林涛:开什么玩笑,这些架子是进口胡桃木的呢!


崔藤:那你就把架子拆走吧。


林涛:你说什么?


崔藤:架子太贵了。你拆走吧。


妻子:给他点颜色看看。


林涛:把沈棠小姐找来,她能听进去我的话。


崔藤:也许吧,所以她要破产了。


林涛:好吧(拆下一个架子 )。把你的货都摆在地上卖吧。


崔藤(向丈夫):别光在那儿站着,给他搭把手。


丈夫:当心头,高级胡桃木来了。


林涛:你混蛋,你想看着我的家人挨饿吗?


崔藤:你说的有道理,我也不想把货物都放在地上卖。那就两块钱吧。


林涛:五块钱!你刚说的五块钱!


崔藤淡定地从窗户向外看去。丈夫正忙着往外搬架子。


林涛:白痴,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绝望地)架子都是为这里定制的,搬走也没用了。


崔藤:你砍树,我砍价。


林涛:那就两块钱吧。


崔藤把钱放在桌上。林涛把钱放入口袋。丈夫又把货架搬回来。


丈夫:这价格够高的了。


林涛:两块钱也就够喝杯酒。(退场)


丈夫:就该给他点颜色看看!


妻子:“这是胡桃木的”!哈,就该这样对付这种人。他们就欺负我们都不识货似的。


崔藤:说得没错,“就该这样对付这种人”。你们两个?马上给我滚。


丈夫:我们?为什么?


崔藤:因为你们是寄生虫,你们不诚实。滚!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丈夫:我们空着肚子哪也去不了。那倒霉孩子死哪去了?


崔藤:我跟你说过了 – 不许把偷来的东西带进这个门!(突然叫起来)滚出去!(看他们还在那里坐着不动,就很淡定地说)那等着瞧吧。


他走到门外跟人打招呼。一个警察出现在门口。


崔藤:这是您的管片吧,警官。


警察:正是,先生。


崔藤:我的名字叫崔藤,今天天气不错啊。


警察:好像有点太热了。


崔藤:好像是有点。


丈夫(悄悄地对妻子):等会儿子回来,警察就发现他了。


崔藤:站在阴凉里会凉快点。


警察:有道理。


妻子:别急。儿子又不傻。他远远地看见警察站在门口,不会过来的。


崔藤:请进来坐一会吧,这家店是我和我表妹沈棠的。为政府效劳我们乐意之至。


警察:谢谢,崔藤先生。屋里面的确凉快多了。


丈夫:混蛋,他故意这样做。这样儿子就看不见警察了。


崔藤:这是我们的客人,只是路过。他们好像认识我表妹。(鞠躬)实际上我们正在道别。


丈夫:是的,我们这就要走了。


崔藤: 我会向表妹转达你们的谢意。


从街上传来喊声,“站住,抓小偷”


警察:有情况。


男孩子跑了过来,点心从他的衣服里掉出来。妻子让他赶快离开,但警察动作很快。


警察:你这个糕饼师傅也太年轻了吧?


男孩子:什么糕饼师傅?


妻子: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不认识他。


警察:崔藤先生,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崔藤不说话。


警察:好啊,我们一起去警察局吧。


崔藤:警察先生,发生这样的事我很震惊。


妻子:得了吧,这孩子十分钟之前就在这屋里!


崔藤:警察先生,如果我知道,我还会把您请到我这里吗?


警察:说得对。崔藤先生,我得把他们带走审问。


崔藤向他鞠了一躬。


崔藤:等一下,你们的那些麻袋要一起带走吗?


丈夫:麻袋?什么麻袋?我们没带麻袋来啊。


崔藤:对不起,我误会了。


警察:你们,快走。


爷爷:早上好。


除了崔藤,每个人都离开了,他走到店面后间,拖出一个麻袋,展示给观众。


崔藤:海洛因。


他藏起了麻袋,警察回来。


警察:我把嫌犯交给同事处理了,我专程赶回来向你致谢。

崔藤:我应该谢谢您才对。


警察:你刚才提到一些麻袋?


崔藤:没找到。我表妹好像看到他们带来一些麻袋,但没在这里。警察大人,您抽烟吗?


警察(往兜里装了两支烟):说实在的,我们警局一直怀疑这家店,但现在看来你是很明事理的人。你会一直在这里吗?


崔藤:我只是临时过来帮帮我表妹。她得学着靠自己生存,我没法总待在这里。不过我一直担心她。女人孤身一人做生意可不容易。


警察:她需要个老公。


崔藤:这可是个大转变。


警察:人之常情罢了。她长得倒也不错。住在隔壁的理发师苏福怎么样?他家有十二所房子。


崔藤:他不是太太吗?


警察:年纪太大了。昨天苏福还向我问起一个年轻姑娘,还问那姑娘的经济条件。具体进展我也不清楚,不过他的确很有兴趣。


崔藤:看来我们得现实一些。能请您帮忙引见一下吗?


警察:非常乐意,一定要做得巧妙。也许可以让他们在湖边的茶馆外偶遇。沈棠小姐一边观赏湖中的锦鲤,一边说“看,湖中的锦鲤多漂亮啊。”然后苏福就说。。。


崔藤:“我只看到水里映出的美丽面容。”


警察:有点夸张,不过听上去不错。我现在就去和苏福讲。你放心,崔藤先生,四川警方愿意和我们的商人保持良好关系。


崔藤:说实话,我总觉得这家店很快就会倒闭,我表妹总相信这家店是神明赐予的礼物!不过现在我终于看到曙光了。不容易啊,要想在这世道里成功,不但要有资金、头脑,还得有一班好朋友。





第五幕


黄昏,在市民公园。

一个衣服破烂的年轻人仰头看着飞机飞过,他是杨松。

他掏出一根绳子,四周看了看,走向一颗大柳树。这时有两个妓女路过。一个年纪大了,另一个是曾经住在沈棠店铺那一家子的侄女。杨松拉下绳子。


侄女:嘿!亲爱的,照顾一下我们的生意吧?


杨松:如果先给我买点吃的,倒可以考虑。


老妓女:看情况吧。(向侄女)你在浪费时间,这飞行员刚丢了工作。


侄女:但是这里也没别人啊——快下雨了。天气太冷了,我简直受不了!


老妓女:听我的没错。生意最重要。前面肯定还有更好的客人。


她们继续走。杨松把绳子挂到柳树的一个树枝上。

两个妓女又回来了。杨松又拉下绳子。


侄女:我说了要下大雨了。


沈棠进场。


老妓女:看看这是谁来了。四川婊子帝国的女王陛下。


侄女:算了吧,那些事都是她表哥做的,不是她。她还收留了我们全家,为偷来的点心付了钱。我不讨厌她。


老妓女:可我讨厌她。嘿!你怎么样啊,公主殿下?现在是个满手脏钱的大富婆了吧,怎么还到外面来跟我们抢客人。


沈棠:我没有,我要去茶馆。


侄女:你真要嫁给那个理发师吗?他有一窝孩子呢。


沈棠:我现在去见见他。


杨松:你们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


老妓女:你闭嘴吧,倒霉蛋!


妓女们退出。


杨松:就算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还要下大雨,也没法摆脱这些人。总是在聒噪,在聒噪!


沈棠:她们只是在讨生活啊。这是什么?


杨松:你别管,亲爱的,这没什么(指绳子)。我一无所有,一个铜板都没有。就算我有,也会用来买醉,而不是花在你身上。


开始下雨了。


沈棠: 别挂绳子,别这么做!


杨松:我一个铜板也没有。你快走吧,你从我这什么也得不到!


沈棠:下雨了。


杨松:别在这棵树下躲雨。


沈棠:(站在雨里)可是。。。


杨松:你没看见这没生意吗?你太丑了,我看不上你,罗圈腿。


沈棠:我不是罗圈腿。


杨松:你就不能挪走你那对不起观众的腿吗?好吧好吧,到树下来躲雨吧。


沈棠走到树下面,坐在树根下。


沈棠: 你为什么想轻生?


杨松:就是为了不回答你这些问题。你知道什么是邮政飞行员吗?


沈棠:开飞机送信吧。我在茶馆里遇见过几个。


杨松:那些人才不算是飞行员!他们只是戴着头盔的脑袋空空的臭皮囊,完全不懂机械。让他们在暴风雨里飞一次,他们就死定了。可看看我这个科班出身的,反倒成了大笑话。在北京的飞行学校里,我学了关于开飞机的一切,就没学到最重要的一课——“他们随时可以炒了我”。我不知道为什么跟你说这些,你什么也不懂。


沈棠:小的时候,我们捡到一只折了翅膀的鹤。它和我们特别亲,仿佛是我们伙伴一样。它总是跟在我们后面扇着翅膀呱呱叫。可是秋天到了,它看到其他鸟儿在迁徙,就变得安静又伤感。我了解它的感觉。


杨松:你连擦眼泪都不会吗。如果你想阻止我上吊,至少可以跟我说说话。


沈棠: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杨松:那你为什么要来多管闲事呢?


沈棠:天气不总是这么糟糕的。也许雨停了,你会感觉好过一些。


(向观众)

在我们这里

不该有阴霾的日子

不该有高高的吊桥

不该有不安栅栏的悬崖

不管是破晓时分

还是漫长冬夜

到处都充斥着危险

人们轻而易举

就来葬送珍贵的生命


杨松:跟我说说你自己吧。


沈棠:倒是没什么可说的。我经营一家烟草店。


杨松:这么说,你不是像她们一下站在街上招揽生意的。


沈棠:不是。但从前是。


杨松:那烟草店呢?我猜是神明赐给的礼物?


沈棠:正是。


杨松:一个幸运的夜晚,神明显灵了,给你店铺钥匙,又给你烟草?


沈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这样的。


杨松:你还挺爱说笑话的!


沈棠:我会弹一点齐特琴,还会表演模仿。


杨松:你很快就可以整晚给那个人表演了,那个你要去茶馆相亲的人?


沈棠沉默不语。


杨松:你懂得什么是爱嘛?


沈棠:懂得太多了也没什么好处。


杨松:看来根本就不懂。你喜欢相爱的感觉吗?


沈棠:不喜欢。


杨松(轻抚着沈棠的脸,但不看她):你喜欢这样吗?


沈棠:喜欢。


杨松:太容易满足了。这个破城市。


沈棠:你在这儿没什么朋友?


杨松:朋友一大把,可我一失业他们就都人间蒸发了,显然都是我的错。今天早上我收到了一封信,有一个飞行员的职位,在北京,但得花些钱才能谋到。我没钱,只能放弃了。唉,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沈棠: 我表哥也许能帮你弄到点钱。

杨松:那太好了。要整整五百块钱呢。


沈棠:这么多!我表哥头脑清楚又冷酷无情,从不做亏本买卖。明天吧,你到我店里来。如果我不在,就找我表哥。


杨松:也许我会去的。


沈棠:另外,我也不是罗圈腿。


杨松:也许吧。


沈棠:绝对不是。


杨松:不是又怎么样。我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一整天滴水未进。


沈棠:我喜欢下雨。


卖水的小王来了,唱着歌。“雨中曲”


到处都能做买卖

可你得有东西去卖啊

我卖水,新鲜甜美的水

从乡间背来的井水

昨天还贵如黄金

今天就一文不值


如何能去关掉下雨的开关

如何能让那些混蛋干渴无比

如何能预知明天会怎样

要是我能的话,我早就家缠万贯


你们喝水吧,免费的水

直接从天空进嘴

好像空气一样免费

好像生命一样廉价

钱、钱、钱

我需要你们的钱、钱、钱

要让我对这世界满意

就别忘了贴价签。


雨停了。


沈棠:小王,你最近去哪了?你的扁担还在我家。


小王:太巧了!你最近怎么样,沈棠?


沈棠:还算不错。我想帮我的朋友买杯水。


小王:柳树枝上就在滴水,直接抬头喝好了。


沈棠:可我想买你的水,小王。这是为他买的。他是一个飞行员。想想吧,一个飞上云霄的男人。再说,他那么需要我,他最近很不顺,也有些灰心丧气。我能改变他,我知道我能。


小王:噢不,又是这句“我能改变他”。


沈棠:噢!他睡着了。这雨水,这霉运,还有我,让他如此疲倦。





第六幕


小王回到污水管的住所,四处都在发光,神明们在等待他。


小王:神明啊,我看到她了,我看到沈棠了。她一切都顺利。


神明一:好消息!


小王:她和一个流浪汉谈恋爱了。事情进展不错。


神明三:流浪汉?


小王:她只做好事。任何人都能从她店里得到点什么,即使没钱。


神明三:不错。


小王:她收留了无家可归的一家八口。


神明三:不错。


神明一:一家八口!真不简单!还有别的吗?


小王:大下雨天的,她还跟我买了一杯水。


(译者注:此处有原文Wang: She bought a cup of water off me。First God: From. A cup of water from me. From a person, off a shelf. 纠正小王语法错误,描写小王文化不高,对情节进行没有明显影响,翻译为中文比较奇怪。故删除。)


神明二:听上去真是好事。


小王:可做好事要付出代价的,听说烟草店一直在赔钱。


神明一:聪明的园丁能使最贫瘠的土壤生长出奇迹。


小王:真的吗?我可从来没见过。


神明一:这只是打个比方。


小王:沈棠太不会算计了,每天早上向穷人施舍大米,至少花掉她一半的钱。


神明一:是有点让人担忧,不过是个不错的开始。


小王:不能不面对现实啊,这世道太艰辛。她不得不找她表哥来帮帮忙,要不店就开不下去了。不过这也引起了一些争端。林涛,那个木匠,就特别愤怒。


神明一:为什么?


小王:林涛说他给烟草店做了货架,沈棠没付清全款。


神明二:沈棠赖帐吗?欠债就该还钱啊?


小王:不是她啊,是她表哥不还。


神明二:那她表哥以后就不该再踏进烟草店一步了。


小王:她表哥是个有声誉又很正直的生意人,连警察也对他很赞许。


神明一:好吧,我承认我们对生意一窍不通。也许我们可以调研一下商业操守是不是就该如此。 生意买卖!现如今到处都是生意买卖。生意买卖对诚实而善良的生活有什么价值?


神明二(走来走去):我没心情吹毛求疵。


神明一:抱歉,我们今天说话有点尖刻。我们昨晚几乎没怎么睡,床糟透了。有钱人总是打发我们去找穷人,穷人的床总是很糟糕。


神明渐渐退场远去,抱怨床垫、欠债还钱,以及人们总是谈论钱财 。


小王:别对我们太严厉了,也许你们该降低期望。



第七幕


沈棠上前,手持她的崔藤面具和西装,唱着歌曲。


《神明无用之歌》


在我们这里

有才华也得靠运气

得去上最好的学校

老爸也得有关系

光是个好人你就一边儿去


为什么神明不拿起

刀子、手枪和步枪

保护好人、摧毁坏蛋

不让我们如此绝望


在我们这里

攒人品有什么用?

一日之间全部花光

对好人的赞美有什么用

华而不实


好人多愚蠢

错过这场末日狂欢


神明为什么不来狂欢

笑着分享财富

送来甘露和圣餐

也许那样我们就不再孤单


在我们这里

罪犯和政客沆瀣一气

把肮脏的交易叫做生意

在别墅和泳池里

嘲笑被他们愚弄的笨蛋


神明为何不在天上呼喊

难道他们也是共犯?

喂!住在天上的!至少接个电话吧

好绝望啊,我们只能全靠自己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